維多利亞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4/07/09 00:00


碧咸的妻子維多利亞,是世界上最受女人憎恨的女人。
她經常買名牌,她的一張嘴巴刻毒,她小家子氣,她永遠是那麼不知足,喋喋不休而指指點點,說的都是廢話和蠢話。雖然她嫁給了一頭雄獅,她永遠是一隻小麻雀。
但是維多利亞是人生的一種陰暗的調劑。因為娶了這樣一個女人,碧咸令全世界的女人心理稍得平衡。你雖然擁有他,但你不配,像一顆紅寶石落在一個乞丐的手上,比由一個百媚千嬌的王妃擁有好,因為乞丐戴上了紅寶石,走進一家五星級的法國餐廳,坐下來高聲向侍應點鵝肝醬,抹一把臉上的泥巴然後喝紅酒,除了引起餐廳顧客一陣小小的私語,大家不會介意一夜浪漫的氣氛受破壞,反而微笑着難得地欣賞一場可遇不可求的人間喜劇。
但是如果物主是王妃,那就不一樣了。為甚麼這世界錦上添花,有些事物竟然完美得像一個仙境?在智者的眼中,極度的完美變成一種遺憾,一百分之一千的完美會演變成痛苦,就像京都的金閣寺,曾經毀於一場人為的大火,縱火的少年後來在法庭說:我一把火把金閣寺燒掉,因為這座寺金碧輝煌,美得令人不可迫視,美得令我感到有一股不可忍受的傷感。
在街上看見一個美女挽着一個男人共行,迎面而來的我們,除了會在一瞥間用十分之九秒打量她的容顏,還會用十分之一秒審視她挽着臂的那個男人︱︱咦,他是個胖子,看來比她老二十年,一身的衣裝很俗豔,像一擲千金的一個珠江三角洲的大款契爺︱︱她擁有一切美豔,但原來她對男人的品味是如此之不堪,她還是有價的。有幾人會為這樣百密一疏的配搭而惋惜?都有天生善嫉的陰暗面吧,與她素不相識,我們都暗自慶幸……上天畢竟還很公平。
維多利亞雖然備受所有的女人詛咒,憎恨她擁有了碧咸,但卻令人暗自舒一口氣:既然擁有碧咸的不是我,幸好是這等女人。
碧咸在外面打野食一次,就惹來全世界百感交集的一陣喧嘩︱︱其中隱藏了七分歡呼、兩分幸災樂禍、一分無奈,特別是當維多利亞開始摔瓶擲罐,全世界的旁觀者得到了一絲難以名狀的快感和慰安。只有目睹香港在「回歸中國」七年下來的變成今天這般現狀的英國人,最能暗暗明白這樣的心情。
因此維多利亞是每個女人的一位心理治療師,她應該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我們心裏都供奉着一座金閣寺,讚嘆着、膜拜着,而又蠢蠢然想把寺毀掉,到底是凡人,不然,人類就不需要末日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