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D&G這台戲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2/01/07 00:00


香港尖沙咀的意大利名牌D&G保安不准香港人在店門口的街道拍照,有錢的大陸人則沒問題,引起公憤。
眼看香港人用Facebook發起萬人抗爭,香港人的土地空間,「你不許我拍我偏要拍」,名店並無屈服,反而愈有神來之筆,第二天,換了個黑人保安上場,昂藏六尺,用英語大駡:你再拍我他媽的砸了你的照相機。
用黑人來治港人,這一招很有政治智慧──店裏的暴發大陸客,會覺得超爽:從前非洲人得到中國毛澤東的援助,建坦贊鐵路,今天,胡錦濤的中國人帶去資金,替黑人開發礦藏森林,創造就業機會,共締繁榮,D&G很有戰略眼光,僱一名黑哥來當一頭護中噬港的看門狗,大陸客數着鈔票,捧着大包小包,向黑保安吹聲口哨:o殊!對,咬他們,咬呀!會特別的High。
至於香港人,不錯,從前英國殖民地政府領導,試過用印度人當阿三,還主掌監獄裏的通櫃手續,但一來印度人的殖民資格比香港長,二來印度有六千年文化,三來印度人的英語講得比香港好,任由印度大哥呼喝,大家認命。
但換來一條所謂「黑柴」呢?這就嚴重傷害了香港人的感情。
然而,這裏就衍生了一個邏輯問題:最近有一種理論,「香港人,一定也就是中國人」。以此一方程式來驗證,這位看門食Q在店門那麼張手嘶叫一區隔,如果在門外沒錢而只識用儍瓜iPhone拍照的香港人,大受屈辱,但店裏的中國消費客,卻很有優越感,笑呵呵,那麼身為香港人,思想和感情,就一定是「中國人」了嗎?
所以說D&G這家名店,這是神來之筆,把黑人叫來當保安,其命令不知是不是來自羅馬,政治智慧,一百分。
當然,中國人不管有沒有錢,意大利的白人,也不太把他們平等當人看待。D&G香港事件爆發的同一天,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羅馬街頭就有中國人三父女,在街上被意大利搶匪開鎗,砰砰砰,全家擊斃。
但危中有機,我們的唐唐、思歪,正在選舉。這是大好機會。只要唐梁星期天都到D&G的門口一站,唐唐給太太擺甫士,CY的老婆也好整以暇,給Honey照相,圍觀的市民歡呼,兩人的民望就會刷升。
那時候,不管保安是白鬼、黑柴,還是一九六七年反英抗暴時所說的黃皮狗,哈哈,看看敢不敢再過來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