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油麻地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1/08 00:00


「無端端跑去油麻地幹甚麼?」友人問。
沒有目的到各地走走,是我的習慣,也不能說無端端,也許能發現一些新食肆呢?
油麻地的大街小巷,我都很熟悉。以前長居外國時,經過香港就被安排入住「富都酒店」,工作之餘好奇到處鑽,是件樂事。
現在茶餐廳林立的後街,有一家打着大招牌,賣十塊錢一碗雲吞麵,寫着「大大碗」。
對面的兩間已賣八塊,一家寫着「好大碗」,另一家說「特大碗」。
這麼惡性循環減價下去,不是辦法,只是看誰先執笠而已。
「亞龍」咖喱很正宗,還是生意滔滔。過去幾間又開了一家甚麼咖喱的,另外有土生土長的印度人出來搶生意,還有尼泊爾人呢,也開了一間。
吳松街上有越南餐廳,才開張了一個月,走進去試,味道不錯。介紹我進去吃的是站在樓梯口的女士,一大早就出來招徠客人。除了電影院,這種買賣也興早場。
從前這裏還有幾家上海理髮店,當年年輕,頭髮很硬,睡完覺後翹起,像卡通人物,一早又要進去清水灣片廠和邵逸夫先生開會,只有走進去請師傅吹吹頭,他一隻手用一管很巨型的鐵風筒,另一隻手抓了塊濕毛巾,按在我的頭髮上,經熱熱的強風一吹,冒出煙來,差點燒焦,頭髮就按平了,記憶猶新。
到了晚上,這幾條街真熱鬧,好幾檔賣魚蝦蟹的,價錢便宜得不能置信。和岳華兩人常在這裏吃,從對面的生果檔中買了「麥其信」的焦糖黑啤酒來灌。又叫了一碟炒田螺,味道奇佳,只是小田螺塞滿了嘴,一顆顆吐出來,工夫蠻大。
是無端端來的嗎?油麻地。不,不,是找青春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