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瘋狂地吃 - 衛慧

蘋果日報 2002/01/03 00:00


在紐約,人有全世界的人,菜有全世界的菜。可以盡情地吃,只要你的荷包夠鼓。
前幾日,在東村吃了摩洛哥菜,這是平生第一次吃摩洛哥菜,也算是我極其保守的吃的歷史中,不大不小的一次冒險。
一坐下,朋友說今天不湊巧,你沒看到肚皮舞。不知道這邊的肚皮舞是否更正宗。
然後瘋狂的事情發生,我的飄飄長髮不小心太過飛揚,掃到了浪漫的蠟燭上,然後大約有半秒鐘,我聽到鄰座女人的驚呼:"OhmyGod,herhairisburning."然後我的眼睛也看到了左邊頭髮上,一片火光。
幾乎是極其本能的動作,以奇諾.李維斯式的快捷身手,我伸手撲滅頭髮上的火,刺鼻的焦味,滿手的黑灰。
朋友目瞪口呆,然後連忙點菜壓驚。
我不喜歡羊肉、雞肉,朋友推薦四條小魚,也是典型的摩洛哥風格,烤得噴香,索性連骨頭也吃下去。這種魚在中國也有,人們不怎麼吃,英文譯音是沙丁魚。還有那種叫「酷喜酷喜」的小米,我懷疑就是高粱。在魚的旁邊,還放着幾顆蜜棗與杏。很好吃。所以,瘋狂地吃,其實就是「頭髮瘋狂地着火了後,再吃」的意思。
CafeMogador:MarksPlace街101號,每周三有肚皮舞。還有,此處可抽煙(美國是吸煙者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