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奧斯卡霸權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9/02/25 00:00


世界經濟衰退,奧斯卡頒獎禮,就成為全球的頭條大事。《一百萬零一夜》大熱掃場,印度人歡欣雀躍,覺得很有面子,大家都為印度高興。
今年的奧斯卡戲,好一齣各自精采,「瞎叫化子吃螃蟹──隻隻好」。好電影不但在戲院裏帶來兩小時的快感,看完戲,還為觀眾留下話題。好電影不但令人激賞,就像做愛一樣,高潮過後,還有情話綿綿說不盡的追憶。
美國文化的偉大,就在這裏。前幾年大片當道,數碼特技橫行:哈利波特、魔盜船、蜘蛛俠、蝙蝠俠,全部訴諸感官刺激,眼看荷里活電影漸變成洗腦的3D電腦遊戲了,但今年再次返璞歸真,當第三世界的落後地區拚了吃奶的力氣模仿、爭相抄襲億萬金元的特技硬件,證明自己的民族尊嚴的時候,人家今年卻流行心靈小品:《一百萬零一夜》、《換命謊言》、《浮生路》、《聖訴》,還有一齣,講前總統尼克遜與一個訪談的記者鬥法,只有對白,成本不高,全部是好戲。
美國轉了牌章,移形換影,能屈能伸,讓其他崇美地區的電影業,自己迷失在特技的泡沫裏,這下子如何跟風?人家的編導,都是腦筋靈巧的知識份子,一齣戲有心聲,有主題,有境界。論戲碼,《奇幻逆緣》固然最有「誠意」,是知識份子看完之後泡酒吧捲煙絲、紅酒加西班牙火腿的沙龍話題,但今年經濟不好,奧斯卡的評委很聰明,選好戲,今年要從大眾、從俗;不是從哲理、從雅,《奇幻逆緣》略嫌太過哈佛耶魯,帶一絲東岸味,《一百萬零一夜》卻兼顧地球村裏的印巴窮人,大獎該給誰,政治、文化、市場的一個算盤明擺着。
這就是「美帝國主義」的「話語權」了。一小撮文人,必定會黑起一張臉,又來「批判」了。但美國人就是要壟斷「話語權」,奧斯卡的頒獎禮,全球華文媒體,敢不大篇幅頭條報道?美國壟斷話語權好不好?好極了,有那麼多好電影,令人激賞,令人回味,《一百萬零一夜》,英美主導,又行使話語權了,全世界都歡欣。讓那一小撮吃飽了沒事幹的坐在一角哭喪好了,全世界都高興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