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AL水煲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4/28 00:00


從武漢返港,休息了一天,就飛歐洲。
這次純為度假,也去探望荷蘭的友人。
飛阿姆斯特丹的國泰機都在子夜零時三十分出發,清晨抵達,中間有十二個小時的飛行,如果一直看錶,牽掛着現在香港是幾點鐘,那麼日夜就顛倒,時差便會出現。
好的辦法是當整段在機上的時間為一個晚上,吃完飯,看一兩部電影,昏昏入睡,翌日到達時剛好是黎明,又是一天的開始。
長途飛行,機上供應一套睡衣,換了不致於弄皺西裝,從前的是一套灰顏色的,很漂亮,非常舒服。當今的改為土黃,還有棗紅的圓領,看到幾個洋人穿上,十分老土,也就免了,反正我旅行時一身都是不必熨的服裝,而且是二手貨,就那麼倒頭大睡。
飛機師宣布快要抵達時才醒來,肚子有點餓,空姐記得我,數年前在墨爾本一齊吃過飯,親切問說要來點甚麼嗎?
當今有牛肉麵,麵條做得特別好,並不像一般的即食產品,牛肉有桂林辣椒醬送,更是滿意。上次去當服務員烹調比賽的評審,給的大獎薑汁撞奶,也有得吃,實在不錯。
把錶對正當地時間,是早上七點。
走出機場,不管在夏天或冬日,都有一陣涼意,這是對阿姆斯特丹的印象,永不磨滅。
驅車到市內,這次不下榻於住慣的希爾頓酒店,換了一家叫HotelDeL'Europe的,對正市中心的鐘樓,賣花街又在隔壁,走幾步,是購物街和唐人埠,非常方便。
房間內各種備設齊全,但找不到熱水壺,也沒有滾水煲,歐洲的酒店就是有這個缺點,本來帶好一個可以煮即食麵的煲仔,但一插電發現它壞了,決定到電器行買一個,小的沒有貨,都是大型TEFAL牌子的,下來的這十幾天旅行,全靠它,每天沏普洱喝,才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