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男人也講求幸福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9/29 00:00


致電到政府部門詢問,多少要手持聽筒等一會,終於等到輪候位置排第三,我沒有理由收線重新再排,但當時我真的想收線,不想再聽到那對男女在flirt(調情)!
男人問:「如果你老公不在香港,我可不可以……」
女人好興奮:「可不可以甚麼?」
男人轉講英語(中譯):「邀請你去看××××的首映。」
「當然可以,」女人不要矜持,「我想看好久,也知票價好昂貴。」
「嘿!」男人說,「給我一萬元也買不到入場券,因為之前還有個酒會,但你老公當晚在香港嗎?」
之後,女人跟男人談論老公的行程表,口吻好像在提一個不太熟稔的朋友。忽然,我好討厭這對男女的聲音,乾脆收了線,本打算隔一會才再打電話,誰知電話仍然黐線,他們仍在Flirt。
我覺得事件中女人的老公好可憐。當然,我不會告訴他,因為我不認識他,就算認識也不會告訴他。
曾經看過一套動物紀錄片,一對鳥交配後雌鳥生了蛋,雄鳥飛到老遠覓食,雌鳥就趁雄鳥不在時跟其他雄鳥交合,就為求得到多點食物,狡猾的她不讓元配知道。雌鳥的背叛是為了食物,但我在電話聽到的那個太太是為了甚麼?只因為悶!
我不知道她的婚姻有多不如意,丈夫有多糟糕,所以才各有各精釆。但如果是,丈夫出外辛勞工作,令太太能生活安逸,可是枕邊人飽暖思淫慾,這豈不是一個男人的終極悲劇。
現代女人變得古靈精怪,男人娶得一個賢妻良母就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