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即時文摘】必須還梁振英一個公道(馮睎乾)

蘋果日報 2018/12/20 00:02

鄭若驊周浩鼎戴啟思UGL案袁木馮睎乾梁振英律政司范冰冰許仕仁逃稅曾蔭權

困擾梁振英多年的UGL案,似乎曲終人散了。律政司上星期宣布,不檢控梁振英,卻沒詳言不起訴的理由。相比昔日曾蔭權、許仕仁涉貪,律政司為了避嫌,均諮詢英國御用大律師,才決定是否檢控,今次對梁振英網開一面,卻沒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怎可能令公眾釋疑?難怪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也說,這做法很不尋常。
不起訴梁振英,顯然是政治決定,但最大的受害人就是梁振英。眾所周知,袁木很誠實,梁先生比袁木更誠實,像他這樣光明磊落的人,怎會貪污?何況在今日中國,貪污事小,逃稅事大,范冰冰已粉墨登場,向全國示範逃稅的後果,梁先生貴為國家領導,怎可能知法犯法?
但事實擺在眼前:梁先生上任特首後,的確收取UGL五千萬元,的確沒向行政會議申報,也的確沒納稅。這些都足夠令市民懷疑,現在應該有詳細交代。何況多年以來,梁先生一直被小人拖後腳,公眾形象插水,而最惡毒的一次陷阱,就是「浩鼎門」──立法會為UGL案成立調查委員會,民建聯周浩鼎竟暗中按特首辦指示,修訂委員會建議的調查範圍,彷彿跟疑犯夾口供,有串謀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之嫌。梁先生冰清玉潔,按道理,點查都查唔出破綻,何必要豬隊友多此一舉呢?這招「此地無銀」,未免太陰毒了。
潮流興公審,輿論不是法庭,群眾的眼睛是證據。有強姦犯上了法庭,即使無罪釋放,很多人也不相信他是非禮勿動的真君子,只會認定他是逍遙法外的強姦犯。梁先生的公眾形象不佳,即使律政司檢控他,法庭判以無罪,也必然有人繼續炒作。如今在不明不白、非比尋常的情況下,律政司馬馬虎虎就放生他,不單變相剝奪梁先生申辯的機會,更是曲線陷他於不義。更離奇的是,在這個最需要解釋的關鍵時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竟放假了。這招「若驊休息,689當災」,比「此地無銀」更可怕。林鄭月娥政府為梁先生帶來的污名,恐怕連太平洋的水也洗不清了。
古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梭倫傳》記載,賢人梭倫為雅典制定法律時,他的朋友阿那卡西司(Anacharsis)冷嘲熱諷,指梭倫想用法律來節制不義和貪婪,實在太傻。阿那卡西司打了個比喻,認為法律無異於蜘蛛網,「僅能牢籠弱小,強而富者則破網而出」(ekeina tous men astheneis kai leptous ton haliskomenon kathexein, hupo de ton dunaton kai plusion diarragesesthai)。二千多年過去,事實證明阿那卡西司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