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莫欺老外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4/05 00:00


中國人光會中國話,碰上老外用不上,不得不學外語。其實只是中國話,已經難學得好。這除了普通話,還包括數不清的方言。中國話加上外語,哪怕學到白頭,耗上三生,也只能搞個半通不通而已。
語言學家趙元任,會很多中國方言,沒的說,他是天才。本地的語言天才,我看該是印度人。好幾回在地鐵碰上一些印度小學生,聽見他們一會兒嘰喱呱啦說家鄉話,一會兒說英語,當中夾雜兩三句廣州話,真逗。
電影攝影師杜可風,聽說也會很多語言,他是澳洲人,會英語,又會法語。在台灣拍戲呆過一段日子,國語挺道地。經常拍港產片,難怪也會一點廣州話。所以不要以為老外不會中國話,當然,老外亦別以為中國人不通洋文。
中國民初的語言天才辜鴻銘,曾在歐洲留學。有一次,他從維也納坐火車到柏林去,在車上碰上三個德國青年,對他指手劃腳,說三道四。他便拿起一份德文報紙倒看起來。三個洋小子不禁大笑,就說中國佬連報紙都拿倒了。哪料到辜鴻銘用地道到不能再地道的德語教訓他們說:「你們德國文字太簡單了,不倒着看真沒意思。甭說這種通俗的玩藝兒,就是你們的歌德那部《浮士德》,我也能倒着跟你們背個一字不差。」管他人有多酸腐,辜鴻銘始終是我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