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受不起魚子醬與白菌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2/24 00:00


有人喜歡榴槤,有人不喜歡,這是「口味」問題,不是「品味」問題,相信你同意吧!
一些有錢又懂得享受的人,宴客時少不免鮑參翅肚,但不知為何,我對這些昂貴食品的興趣不大。
一次聽朋友說到澳門吃白菌餐,酒店請了一個法國大廚來,只煮兩場,有如巨星開演唱會。雖然價錢昂貴極了,但一些官紳商賈仍爭相訂枱。
白菌的氣味濃得化不開,不知是否我體內有草根的DNA,受不起矜貴白菌的氣味,一聞就想吐(不關乎懷孕與否)。
魚子醬又是另一我受不起的西方昂貴食品,覺得腥。
記得電影《鐵達尼號》的男主角Jack也不喜歡吃魚子醬,雖然這角色是個乘搭三等艙的窮畫家,但面對着一大羣頭等艙的達官貴人,他仍忠於自己的口味。
在香港這飲食天堂,如果一定要吃魚子醬和白菌,你總能吃得到,但即使你的口味與我相似,與昂貴食物不投緣,其實也不是壞事,至少我沒有那種對奢侈品朝思暮想的慾求。
況且食物的價錢,不一定由美味程度來定,而是由供求來定。這就是經濟學中「水與鑽石的詭局」,為甚麼對人生存並無影響的鑽石會比水貴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