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反 覆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父親入院時是昏迷的。到了第三天,似有好轉,雖不能說話,但問他問題,還會點頭或搖頭。我們都很歡喜,就像父母看見自己的嬰孩第一次走路。
第六天,病情又變壞;家人的心情,亦隨之反覆。佛學教人不應「心隨境轉」。現實中,真的有人能做到嗎?
多年前,一位長輩的母親逝世,享年一百。我問長輩:「你的母親年紀那麼大了,她去世時,你會否傷心少一點?」
長輩卻說:「我跟母親有七十三年感情。你說我是傷心多一點還是少一點?」
這夜,姊姊和我去醫院探望父親。父親戴上氧氣面罩,喘着氣。我在他的耳邊說:「謝謝你養育了我們。」
父親沒有回應。是睡了,還是昏了,我分不開。父親一向喜歡按摩;我輕輕搓着他的小腿,姊姊揉着雙肩。明天,還有機會嗎?
生有時,死有時。如果父親能痊癒,那是最好的;若闖不過這一關,其實也不壞。父親曾說:「人生不可能圓滿,但無論如何,我們應正正直直地走完這條路。」我想,他是接近終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