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蘋論:以燭光守護歷史守護我城 - 盧峯

蘋果日報 2019/06/03 02:20

蘋論

在「蘋論」這扇窗紀念六四已經是第22年的事。每一年心裏的感覺都有點不同,有的時候想平靜的悼念八九年爭取民主的勇者,有的時候因着當權者的麻木不仁而悲憤,有的時候為歷史的迂迴不前而慨嘆,有的時候為了對抗遺忘而着急……。每年都不是行禮如儀,每一年都得在血染的歷史再走一趟。

當年譴責者成中共爪牙
今年是八九民運、六四鎮壓30周年,有幸能繼續在這扇窗誌記這件歷史大事,悼念血腥鎮壓的死難義士。這樣的機會來之不易,維持更不易,因為來自北京當權者和她在港爪牙的壓力越來越大。還好,香港有心人很多,今年他們搞了各種活動,讓大家重溫這場偉大民主運動,讓大家重訪這段歷史的茂密枝葉。幾十位當年採訪八九民運及六四鎮壓的記者今年就聯合出版了一本《我是記者──六四印記》的新書,希望為當年歷史留個見證,留下紀錄。

六四鎮壓轉眼30年,當然不能讓它悄悄過去;而且,遺忘與反遺忘的鬥爭越來越激烈,選擇遺忘以至扭曲歷史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形成越來越大的政治壓力及威脅,希望迫使港人噤聲,希望迫使更多人不得不選擇遺忘,最終令血的真相被湮沒,變成官方所說的一場動亂。面對這樣的威脅,我們更有必要守護這段歷史。

翻看了一下當年的資料及剪報,包括厚厚一大本的支援民運廣告集,發現選擇遺忘的人可真不少。八九年的時候,他們義正詞嚴譴責北京當權者冷血鎮壓愛國學生,有的還說要追究屠城責任。今天,他們成了北京當權者的鷹犬爪牙,有的當上特首、國家領導人;稍次一點的則當了個人大代表政協常委,中港政商紅人。透過搶先遺忘,他們吃盡了北京當權者拋出來的好處。而為了掩蓋當年曾支持學運支持民運的記錄,他們自然跟北京當權者一道,用盡各種方法逼其他人遺忘六四,加快令歷史印記消失。

今年,志切要「遺忘六四」的人找到好幫手,那就是特首林鄭月娥及那位視民意如糞土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這兩個人借台灣兇殺案之名力爭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把港人牢固的法律安全網打破,讓北京當權者可以堂而皇之把手伸進香港,特區政府隨時得因應北京的眼中釘送到中國大陸受審。

推送中惡法逼港人收聲
走到這一步,任何跟北京有不同意見及想法的港人都變得不再安全,任何敢揭露北京當權者瘡疤的人都可能被釘上「損害國家安全」的罪名,任何堅持六四是場血腥鎮壓的人都可能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犯人,並在北京當權者的要求下被移送到中國的法院審訊。事實上連那位意圖說服在港國際傳媒代表的中國外交官也不敢說不會把黃之鋒、黎智英等敢言的人移交到內地政府手上。

誰都知道,一旦落入北京當權者及它的所謂法庭手上,港人面對的是強迫認罪,沒有律師代表,家屬不能探望,刑期任意決定……等。最可怕的是,刑滿出獄也隨時因為甚麼「監視居住」要求而被迫無了期留在內地,不知何時回港。特區政府不惜逆民意及國際社會的反對硬要迅速通過惡法,為的就是在港人頭上懸上一把利劍,逼港人不敢吭聲,不敢直斥北京當權者的不是,甚至不敢堅持六四真相。

面對空前威脅,面對逼港人遺忘的巨大壓力,我們沒有選擇,只有堅持記住事實,只有堅持寫下歷史紀錄,只有繼續用筆、用鍵盤、用手上的燭光向當權者的壓力說不,向逼我們遺忘的人說不。明天大有可能是《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前最後一次維園燭光集會,我們該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以更耀眼的燭光表明不怕北京當權者及它的幫兇林鄭月娥,表明我們跟堅毅不屈的「天安門母親」站在一起,堅持真相,堅持問責!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