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白先勇憂千萬同胞染愛滋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約在十年前已經公開承認為同性戀的著名文學家白先勇,昨在香港就愛滋病發表專題演講,他說:「聯合國估計中國到二○一○年可能有一千萬人感染愛滋病,我希望這是杞人憂天,但不是沒有可能……」
白先勇是接受關注「同志」及平等機會問題的智行基金會的邀請,昨日在理工大學發表題為《二十一世紀愛滋病對華人世界的威脅——我的杞憂》的演講,並當場解釋為何作為一個搞文學的人會講說愛滋病,是因為他目睹美國在防治愛滋病上的「悲劇」,所以要喚起關注中國愛滋病蔓延的問題。

防治工作做不好
美國的例子,令他深深感到有十三億人口的中國,防禦愛滋病的重要性。他引用聯合國數字指二○○一年中國一百萬人感染愛滋病,至二○一○年可能會升至一千萬人,萬一中國在防治工作做得不好,鄰近的香港及台灣亦不可能獨善其身。
白先勇一直也有關注台灣愛滋病的發展情況,並親身訪問台灣一名愛滋病人,寫成散文「山之子」,編入新書《昔我往矣》。該文描述一名十七歲山地少年感染愛滋病變得極度沮喪,後來在父母親人及宗教力量支持下,反過來成為協助愛滋病人的義工,至今三十一歲,染病後存活了十四年。
他昨亦為《昔我往矣》舉行讀者簽名會,送出三百本書義賣籌款,捐獻給中國愛滋病防治教育之用。智行基金會創辦人杜聰認為,白先勇以文學家悲憫之心描述愛滋病人的經歷,可以喚起大眾對愛滋病的關注,「好多學生在中學課本都看過他的文章,會熟識佢,如果搵醫生講愛滋病就未必咁有趣。」
記者:冼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