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擲的那盆,不是菠蘿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擅自駕駛小型機撞向佛州坦帕市美國銀行中心的美國少年,十五歲的CharlesBishop(全港共譯為畢曉普)在機艙留下遺囑,清楚表明同情拉登。但他的家人與校方極力扭曲事實,謊報查理生前非常愛國,絕對不會做出支持拉登、形同叛國的暴行。可惜事實擺在眼前,查理有心製作九一一翻版,只是小型機破壞力遠遠不及民航機,自己活送死,未能成為2002年頭版最激的「死士」。
美國少年有類似想法的,還有那個親身到阿富汗打聖戰被CIA生擒個正着的虔誠回教徒。布殊還未決定應否判他顛覆死罪。但這邊廂坦帕市警方急於替查理補鑊,稱小子出事前服用過一隻治療嚴重暗瘡的處方藥物Accutane。據講此藥服後會強烈抑鬱,甚至有自殺傾向。但藥廠否認,藥照賣如儀。美國人不肯面對自己友的魔性,搵藉口開脫,連暗瘡藥都有得賴,看來已到了自己兒子在地窖放火仍想盡辦法掩飾的愚昧地步。
韓國也有拉登迷,年紀更小。韓國《中央日報》稱,釜山與慶南道十五間小學千七個小學生中,流傳着一支《拉登讚歌》。歌詞褒拉登貶布殊,末句揚言要炸掉漢城第一高樓「63大廈」,大廈所在地的汝矣島正好有漢城曼克頓的別號。
美、韓的年輕拉登支持者顯然不是執法人員眼中的乖仔,他們突發的殺傷力無可估計,社會力量只能細心地做拆彈工作,沒理由還在炸彈上點煙。香港慶幸沒有拉登知青團,反叛青年擲盆栽,並非擲炸彈。東西方國情懸殊,這是擲菠蘿還有大紫荊獎領的社團共識。篤背脊的小人,這趟,可謂捉蟲入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