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有多長? - 吳靄儀

蘋果日報 2002/04/09 00:00


一度被斥為「千古罪人」的前香港總督彭定康,如今以歐盟對外事務專員的身分訪北京,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熱烈握手,及在中國共產黨黨校演講,大談人道主義。
從一九九七年至今,「千古」原來只是五年,無怪西諺有云:「一星期在政治上是很長的時間。」
從彭定康身上可以得到的政治靈感實在不少。這一回是,敢與北京對着幹,不等於政治沒前途,相反,對北京唯唯諾諾的一群洋官員,不見得有誰飛黃騰達,靠北京照顧發大財。政治向來都是講實力的,實力包括權位、勢力、影響力,只要能建立實力基礎,哪怕今日的對頭,明日不會成為盟友?毫無實力,只憑討好順從,結果就是隨人家在無關痛癢處施捨。
還有就是政治目標要放得長遠,不必為一時逆境而耿耿於懷,但擔當每一份職能,都要把角色做到客觀因素容許之下的最好。忠於目前的職位,才是將來的本錢,出賣職能以謀取將來好處,不是成功的政治策略。
第三是政壇上的友敵得失,大都是客觀政治形勢及利益需要所致,過分陶醉與過分失落都未免天真。真正的恒常只有自己的價值觀和人生哲學,與同道中人吃喝玩樂都比追逐政壇上的榮耀踏實。第四就是遭侮辱而怒形於色是弱者反應,遠不如當玩笑強。沉得住色,才談得上有資格在政壇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