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哭聲不絕的血色產業 - 阿班

蘋果日報 2009/02/25 00:00


阿班
自由撰稿人
山西又發生礦難了。去年九月山西襄汾的新塔煤礦礦渣坍塌,造成二百七十六人死亡的大悲劇,半年不夠,又來了這一宗造成七十四人死亡的屯蘭礦難,怎不叫人痛罵這煤礦產業是血色產業。
根據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的數字,二○○○至二○○六年間,中國煤礦發生礦難多達一萬八千五百一十六宗,死亡三萬一千六十四人,在二○○五年,中國煤炭產量佔全球的百分之三十七,事故死亡人數卻佔全球礦難近百分之八十。這些令人心寒的數字,中國官員都熟知,但是煤炭是中國的石油,拉動了多少地方的GDP,為官員們製造了多少抽油水的機會,真的要落實安全生產,談何容易。山西省統計局在二○○七年列出九十六個縣的二○○六年GDP增速排行榜,榜上前列的地方都是依賴煤炭產業而發展的,而同時,山西的億元GDP死亡率為零點五十三,比全國高出百分之七十。不要帶血的GDP這句話在中國民間已喊了多少年多少遍了?但遇難礦工家屬的哭聲又怎麼比得過黑煤炭神奇地發出的澄澄金光?
中國礦難頻生,死亡人數之多,已到達了國恥的地步。我們不要忘了除了死亡的,還有受傷的,僅山西省在一九九六年十月至二○○三年底,煤礦業已造成約四十三萬礦工傷殘,而受着長期職業病如塵肺病煎熬的礦工全國有三十萬人,佔全國塵肺病人數的百分之五十。在中國不健全的法制下,他們可得的賠償少得可憐,有很多人甚至是因為地方官煤勾結的關係,完全拿不到賠償的,村子裏很多三四十歲正值壯年的男人因傷病不能勞動,小城鎮的醫療復康等基本服務都未完善,家庭經濟、照顧患病丈夫和小孩的任務全落在婦女身上,又造成鄉鎮中大量的單親家庭,或是小孩子在家人傷病死亡的陰影下貧困地成長,這些產煤地區的長遠社區發展令人憂心,但是這些社會成本卻都不是爭着追逐GDP數字的短視官員考慮到的。
中國到底有多大的決心整治煤礦安全,看數字就知道。在用於預防及安全建設的投入上,中國的煤礦安全成本僅在平均價格的百分之三點五,較之美國及德國等國家的約百分之二十的安全投入,看後誰能不嘆中國礦工命賤?據國家安監局的調查研究,一些基層安監局的幹部除了人員不足、人員素質差缺乏法律意識等多方面問題外,更要承擔扶貧、招商引資等工作,在這樣的編制下,中國的煤炭業安全事故,絕不是意外。幾乎可以說,這樣的低安全投入,毋寧是對礦工的蓄意謀殺。
做官的月月喊安全,做礦工的仍是繼續傷病死,礦工和家屬們仍是哭聲不絕。靠官員自是不行的了,我們要問的是,甚麼時候中國礦工可有真正代表他們的工會,集結民間的力量去給予政府壓力,真正以礦工的安全利益為目標,去整頓這血色產業和帶血的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