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蹂 躪 - 彭浩翔

蘋果日報 2006/05/27 00:00


有時聽到朋友推介食肆,自己親自去試,如覺得東西不錯的話,也會在電台節目或專欄中介紹,但多招來友人譴責。
他們說就是因為那食肆太好,所以都不希望別人知道,一來人多了,下次再去便等候需時,而且怕顧客大增之下,會因廚房太忙而影響食物質素。而更重要的,是朋友覺得發現一個好吃地方,別人不知,他就帶女生去尋幽探秘,顯出本身高人一等,好讓他在女生面前耀武揚威,增加優越感。
本來一直不太認同,這不是中四中國文學科孟子教我們的「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孰樂?不若與眾。」的道理。有好東西,該拿出來與人分享。只是近日讀報開始懷疑,尤其是如果濕地公園的宣傳沒有做得那麼大,煲呔曾沒有跑去剪綵,也許煩囂城市裏最後的一片濕地,還得以保全完璧。
大概市民將濕地公園看成是如迪士尼或長洲搶包山般潮流,人們都爭先恐後到場湊熱鬧。從新聞上看到一家大細,扶老攜幼的弄出一個午餐營地,我想那濕地自從日軍鐵蹄由羅湖渡河入侵以來,從未如此被蹂躪過。衷心希望那些在濕地丟下綠茶膠樽的賤民,只是新屎坑三日香,兩星期後就視濕地如科學館般Out,從此門庭冷落,這樣未嘗不是濕地和小灣鱷貝貝之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