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為極權抬轎的奴隸 - 倪匡

蘋果日報 2009/07/05 00:00


作家沙葉新有一段話,極發人深省,恭錄如下:「如果你是一個作家,你為權力寫作,你就是為腐敗服務,為愚蠢服務,為折騰服務,為殘忍服務。如果你是被迫的,還情有可原;如果你是自覺的,那你怎能逃脫幫凶之責、販毒之嫌?我再說一遍,我說的權力是極權,是不受監督,不受制約的,是不由民主選舉所賦予的極權。」
沙葉新大聲疾呼:「不為權力意志寫作,不為權力的意識形態寫作!」
沙葉新的話,其實並不是他首次提出,這類和作家良心有關的討論,行之已久,可是為權力意志而寫作的媚權作家,還是後浪推前浪,浪花四濺,遺臭遺毒,很是熱鬧。且大多數,都不是被迫,而是十分自覺,很具中國特色,其他民族罕見,近年來更是突飛猛進,那是由於人的道德底線已經被摧毀的原故。
人再怎麼不堪,以前,總算還有一條道德底線在,這條底線,使人的行為有一定程度的限制或自我限制,使有些行為屬於「有所不為」的範疇,是不會做的、也是不能做的。
然而,自從女學生的銅頭皮帶、釘子木棒將校長活活打死之後,人類行為的道德底線就被摧毀了,摧毀得如此徹底,以致許多想都想不到的事,也進入了人類行為之中,變成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了。已有大量事實證明了這一點。
沙葉新的那段話,是針對作家而說的,可以想深一層:其他行業呢?例如翻筋斗的,自覺為極權而翻,難道就可以逃脫幫凶之責、販毒之嫌了嗎?
所以,沙葉新的呼籲,其中「寫作」一詞,可用任何動詞代入:要是人人都「不為權力意志××,不為權力的意識形態××!」
權力沒有了為它抬轎的人,唯一的結果就是不復存在。
那時,權力自然就消亡:沒有了奴隸,何來奴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