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大家仍認為我是『前外國人』」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除了一頭鬈曲棕髮和一雙藍眼珠外,弦念丸呈其實「日本人」得可以。他不但取了日本名字,娶了日本太太,歸化日本超過二十年,且還當上參議員。可是,即使他多麼努力,他也不得不承認沒法完全融入日本人的社會。

35年前赴日傳教
原名圖爾嫩的弦念,四○年在芬蘭出生,六七年以基督教路德會傳教士身分到了日本,七年後決定離開教會展開新生活,並娶了日本女子幸子為妻。到七九年,他正式入籍日本。
弦念辦過英語學校、繙譯過日本古典文學等,九二年踏足政壇,當選湯河原町議會議員。十年後的今天,他更當上反對派民主黨參議員。

四次參選均飲恨
其實他曾四次角逐國會參眾兩院的席位,每次都只欠少量票數而飲恨。這在同族觀念根深柢固、只有百分一點五的外國人的日本,不能不說是難得。
弦念拉票的方式與一般政客無異,就是在街頭派傳單和演講,由日出直至日落。雖然不少人都敬重他的努力,但驚愕的眼光、偶爾的嘲笑仍在所難免。
他曾說:「他們視我們為客人,不是他們一分子。即使我已歸化入籍日本,大家仍認為我是『前外國人』。」難以完全融入日本社會顯然是他的感慨。
那麼他為何仍熱心政治?在周五首次以國會議員身分回答記者問題時,借用民間一個仙鶴報恩的故事,說自己「到了報恩的時候」。而他的日本名字Tsurunen也可繙譯成「鶴根」。 綜合外電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