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議員商界轟只顧做騷難振經濟
阿松享豔福有失身份

蘋果日報 2003/05/25 00:00


【本報訊】飛來豔福未必是好事,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前晚親率重建經濟活力策略小組成員到蘭桂坊「蒲吧」,慶祝世衞撤銷對香港的旅遊警告,其間獲兩名金髮女郎送上香吻。有立法會議員及商界人士質疑梁錦松的行為與他的身份地位並不配合,認為他應用時間去籌備復甦香港經濟計劃,而非做騷。
國際性通訊社美聯社昨日的報道形容,「在一份報章的頭版上,展示梁錦松站在一間酒吧外咧嘴笑着,手中拿着一支啤酒,兩名金髮女郎各在他的右左面頰上留下一吻。」
有外資機構商人對本報表示,不滿梁錦松的作為,並舉紐約前任市長朱利亞尼為例,指他在美國九一一遇襲事件後,都是採取務實的行動重振經濟,他擔心事件經外國傳媒報道後,只會畫虎不成反類犬,惹來反效果,「我就冇見過朱利亞尼攬住兩個女人,喺百老匯宣傳,紐約嘅經濟就冇晒事!」

「阿松風流完港人就折墮」
曾經批評梁錦松「風流折墮論」的職工盟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揶揄梁錦松說:「每次阿松風流完,香港人就折墮;今次阿松又風流過,唔知我哋幾時會折墮呢?」
身兼教協會長的立法會議員張文光認為,目前最重要是重振香港經濟,而非如梁錦松般大張旗鼓做騷。「唔係梁錦松一支啤酒、同兩個金髮女郎傾吓偈,就可以解決經濟問題。」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何國良則認為,或許是兩位金髮女郎主動,梁錦松作為「番書仔」,禮貌回應。他估計也許梁錦松想藉機會改形象,但未免過於心急,「諗唔到有乜咁值得慶祝,佢只係為做騷而做騷。呢件事嚴重影響經濟,應第一時間諗改善經濟,唔係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