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專題報道
樓上酒吧暴力重災區 銅鑼灣晚晚上演「警匪片」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阿Sir𠵱家叫你哋踎低,全部唔准郁!」午夜時分,銅鑼灣登龍街傳來一陣爆樽慘叫追逐及警員的吼叫聲,未幾,又是一輪響徹夜空的汽車響號聲和此起彼落的粗口謾罵聲。「𠵱家幾乎晚晚都係咁,一係好似開緊演唱會,一係拍緊警匪片,搞到我哋精神崩潰。」住在登龍街的張小姐無奈地向記者說。 記者:黃婉儀 陸羽平 黃曄寧
近年,隨着樓上私房菜的一度興起,酒吧、的士高也大舉入侵商業及住宅大廈,一間間樓上酒吧、樓上的士高,構成港島區一個個新蒲點,也成為區內午夜暴力的重災區。
根據警方數字,05年港島區樓上酒吧發生242宗毆打傷人案,去年198宗,今年首10月有143宗,幾乎兩三日便發生一宗傷人案。而銅鑼灣登龍街、灣仔軒尼詩道和上環利源東、西街,目前已有逾百間樓上酒吧與的士高。
昨凌晨2時許,一班男女在軒尼詩道永光商業大廈一間樓上酒吧替一名妙齡少女開生日派對,其間懷疑有人酒後與同伴爭執,姓陳青年(23歲)遭人爆樽毆打,另一名姓徐女子(27歲)則被人以玻璃𠝹臉受傷,逞兇者事後散去,警員帶警犬在現場兜截無發現,兩傷者送院治療。
對於附近居民來說,一幕幕打架傷人案件早已是家常便飯。住在登龍街附近的張小姐向記者說,近年飽受永光中心樓上酒吧噪音及治安困擾,「佢哋飲完酒推開窗唞凉,又擘大喉嚨唱K,晚晚好似開演唱會,嗌到聲嘶力竭,仲要不斷爆粗。」
「佢哋發晒狂咁叫」
居民不但被迫聽「演唱會」,半夜三更還經常上演「警匪片」,「幾乎每晚都聽到警察同啲醉酒佬大嗌,成日都係嗰句:『阿Sir𠵱家叫你哋踎低,全部唔准郁!』」張小姐說,她聽得多已背得出這些「台詞」,但最驚的還是蠱惑仔開片,「佢哋發晒狂咁叫,好得人驚!」
根據警方資料,毆打傷人等案件最多的樓上酒吧,集中在登龍街,該處有兩幢酒吧大廈,每幢高22至23層,有逾20間酒吧,每日通宵達旦,登龍街變成不夜城。
警方港島總區防止罪案辦公室主任蔣瑞菁向記者說,樓上酒吧的打架傷人案,起因通常是「爭嘢」,即「爭𨋢、爭廁所和爭女。」
她說,警方年初已多次約見酒吧代表,並協助部份商廈在管理上作出改善,包括增聘保安員及疏導人流等,但有關建議僅獲部份酒吧持牌人支持,有持牌人坦言此舉增加成本,若成立法團管理模式,分工也欠清晰,各方難以達成共識。
為此,警方加強巡查外,也要求酒吧持牌人見到客人飲醉,應停止賣酒給他們,「酒吧負責人應睇緊入場人數同客人嘅行為,我哋執法發現佢哋違反酒牌條例,對酒吧續牌好有影響。」
運輸署月前在登龍街豎立不准響按指示牌,希望此舉是為減低噪音對上址居民的滋擾。
empty
登龍街噪音問題嚴重,月前區議會在街頭豎立禁止響號牌,減低附近居民受滋擾程度。
陸羽平攝
中環無牌酒吧暗藏危機
位於利源東、西街的舊唐樓,就像登龍街和軒尼詩道一樣,近年成為樓上酒吧、的士高集中地,一條街有逾20間酒吧與的士高。「一到半夜就飛樽落街,啲鬼佬仲醉到係樓下大叫大唱,嘈到拆天。」利源東、西街的居民向記者說曾多次向警方報案投訴,但情況並無改善。
這個被稱為「小蘭桂坊」的酒吧區,近年成為南亞裔人士蒲點,有巴基斯坦人看中這條平民購物街樓上的唐樓單位,逐一租下改裝成酒吧與的士高,招待同鄉、孟加拉人、菲律賓人與尼泊爾人,不少是無牌經營,所以對本地人幫襯十分顧忌。「呢度啤酒賣十幾蚊,比蘭桂坊平好多。」一名經常幫襯的菲傭向記者說,她帶過不少外國人和本地人去利源西街一間門外貼着「PhilippinesOnly」(只招待菲律賓人)之的士高玩。
empty
利源東街其中一間無牌酒吧,數十人擠在一起。
empty
唐樓天台無牌酒吧大批印巴人士光顧。
消防食環無人理
經多次游說後,她終於肯帶記者去的士高,記者發現這間面積約有400至500呎的的士高,中午時分已有人跳舞,晚上8時最旺場,不到200呎的舞池竟擠了50人,單位煙霧瀰漫,連呼吸都有困難,門外只有一條窄窄樓梯,若發生火警,後果堪虞。記者稍後聯絡酒牌局並翻查資料,發現該大廈共有13間酒吧和4間的士高懷疑無牌經營。上址職員每天下午3、4時會站在門口,等候飲品公司貨車前來,然後將啤酒送上樓,其間多次遇上消防員及食環署人員巡視,但無人理會。
empty
月前記者曾遇消防處防火組人員到利源東街一幢開設無牌酒吧商住樓宇調查,但有關人員稱無牌酒吧不屬職權範圍。
建議檢討發牌限制
登龍街、軒尼詩道一帶樓上吧的治安和噪音問題,近年已成為居民最大困擾,有區議員向記者說:「呢幾年接投訴都已經接到麻木晒!」鑑於居民不斷投訴,運輸署於四個月前破天荒的在登龍街近堅拿道東入口豎立不准響按指示牌。
灣仔區議員李繼雄表示,登龍街常有的士停低等客,半夜三更仍然交通擠塞,「塞喺後面啲車不停響按,瞓緊覺都畀佢嚇醒!」有居民受不了半夜響按的驚嚇,索性搬走。
直至7月,運輸署在登龍街豎立不准響按指示牌。運輸署指此舉是為減低噪音對居民的滋擾,一般而言,不准響按標誌僅豎立在醫院附近。
對於居民要求酒牌局訂立機制在設定範圍內限制酒吧數目,避免樓上酒吧越開越多致失控。酒牌局發言人表示,曾向各政策局及政府部門反映,要求就現時的簽發食肆與會社牌進行全面檢討,並建議發牌當局可考慮停止簽發食肆與會社牌予位於某一層數以上的處所或位於住宅密集地區處所,決策局正考慮有關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