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我挺董=新年快樂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09 00:00


除夕夜警民互相「問候」的短片,有幾個不同版本,但全部人影幢幢,能見度跟盜錄的「人頭版」沒分別。很難追究。
大時大節,些少埋身接觸都會釀成大件事,我不介意間中出場的警民「互動問候關係」。最好關係推廣到其他警民對峙的局面,像愈來愈頻密的示威活動,如果雙方能互講「新年快樂」,小事自然化無。不過現實絕對沒這麼嬉戲,警方經常翻睇電視台的新聞影帶,藉此起訴示威人士襲警或阻差辦公。在可能的情況下,示威人士與執法者不妨參考一下除夕夜警員跟中三學生的對答。因為時間關係,我已模擬好一串對話,歡迎有關人士隨便徵用:
「乜事先?」人群隊伍情緒激動問。警員受環境刺激,也大聲反問:「貴庚呀你?」
「我資質低,但我大過你!」
「OK!新年快樂!」
現場環境有失控迹象,這時侯,雙方應該打個尿震,像鬼上身一樣,高聲念「我挺董!」十次。一次比一次大聲,之後自會發現,對方冇咁樣衰,從頭到腳看,有三分似特首口中的新精英。
「我挺董」是目前為止,鎮定神經最有效的劑藥,無論在母親眼中幾曳的奀皮仔,聽見都會由生生猛猛變「謝」。警界只有好仔冇曳仔,不必打針,念吓魔咒,一哥的手下便收風聽懂,下晒火迅速控制好場面。雙方都想起,自己冇份選特首的無奈。只有八百人上到船,你們在海中心浪打浪重唔夠慘?重有乜好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