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匡智之家卸責 5年踢走5舍童 
稱有行為問題 社工轟本末倒置

蘋果日報 2020/11/06 00:00


【本報訊】匡智松嶺第二校宿舍爆出涉嫌虐待嚴重智障學童醜聞後,本報進一步追查發現,同屬松嶺村的輕度智障學童宿舍匡智之家,近年屢以行為問題為由逼多名舍童退宿,有家長訴苦兒子回家後情況惡化,不僅破壞家具,更故意推跌她,甚至情緒失控衝至露台危站,令她十分擔心。社署證實近五年匡智之家共有五名兒童因行為或情緒問題退宿。有社工指舍童或多或少會有行為問題,社服機構理應想辦法處理,而非僅為方便管理趕走他們,批評匡智會本末倒置。
記者:鄧力行
匡智之家受社會福利署資助,為6至18歲因家庭困難而缺乏照顧的輕度智障學童提供住宿,名額64個,全部經社署轉介。

子返家危站 家長叫苦

陳太(化名)的兒子今年19歲,患有輕度智障、自閉傾向和過度活躍症,2013年開始在匡智之家留宿。她向本報表示,前年宿舍指兒子有行為問題,破壞家舍的電視和水龍頭等設施,涉「違反租借規定」,要求其兒子退宿,無奈之下惟有接回兒子。
本身是單親媽媽的陳太要上班,只能聘請印傭代為照顧,但兒子回家後情況惡化,不斷破壞家具包括電視等,廁所水掣、水龍頭和花灑更是「重災區」,已更換多個;加上疫情下兒子不能回特殊學校上課,每天留在家中,「家舍又好學校又好,都係針對有問題同學,有時都控制唔到佢,何況我哋家長呢?」
陳太坦言「好吃力好辛苦」,兒子曾故意推跌她,報警說自己無法控制情緒,反覆入院又再回家。她試過因兒子做錯事而「話佢幾句」,兒子竟衝出露台危站,她自言無法控制身高1.8米、孔武有力的兒子,只能報警求助,「萬一發生咩事,我哋點算呀?我抱都抱唔到佢,好大力,唔好話我女人,一個男人都搞唔掂佢。」
陳太無奈稱,身為家長一定愛錫子女,若有選擇也不想讓兒子住宿舍,批評匡智之家要其子退宿不合理。
有特殊學校社工向本報透露,過去數年有多名學生因「行為問題」被匡智之家要求退宿,部份智障學生有自閉症,或有不能自控的重複行為,「本身匡智之家就係接收智障學生,或多或少都會有唔同行為問題,你作為一個社會服務就要諗辦法,減少佢不適當嘅行為,唔係下下為方便管理,就要趕佢走。」
empty
■2015年匡智會男導師揪起女學員衣領撞向櫃台,涉嫌虐待智障學員。 資料圖片

張超雄:家舍不是生意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表示,曾有個案輪候匡智之家多年,最終卻被指有行為問題而拒收,批評匡智會做法「非常有問題」,因為所有入住家舍的學童均經評估,顯示家中不適合或無能力照顧,有情緒或行為問題是必然,而家舍服務正正是為他們而設,「如果你話唔識搞,咁你唔好做囉」。張強調,社服機構受公帑資助,不是私人生意,不能因行政或管理上的困難便「唔做你生意」。
匡智會覆稱,一直遵照社署服務質素的標準,按標準訂明的準則及程序安排兒童退宿,亦會召開專業人士會議,包括社工、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等參與,以決定學童是否適合群體學童家舍生活。
社署發言人覆稱,匡智之家近五年共有28名兒童退宿,其中12人是年齡超過上限、10人因家庭團聚、1人轉往其他住宿服務、5人因行為或情緒問題。發言人稱,若遇有嚴重行為或情緒問題的服務使用者,兒童之家應評估其是否適合群體生活及繼續使用住宿服務,以及對其他服務使用者的影響,退出前兒童之家社工會與相關人士舉行個案會議,並確保轉介社工會跟進離舍後福利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