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世道人生:知識人的權力崇拜 - 李怡

蘋果日報 2018/01/24 00:00


在《求是》雜誌呼喊「消滅私有制」、狠批張五常、吳敬璉的人民大學教授周新城,已84歲,16歲參加中共領導下的工作,大陸的百度網稱他為「著名經濟學家、理論家、教育家,蘇聯東歐問題研究泰斗」。
經濟學家,又是「泰斗」,有那麼長時間在社會主義中國生活和工作,他不可能不知道「消滅私有制」與滋生特權有不可分的關係。早在社會主義剛在蘇俄成功實現不久的1924年,國學大師王國維已經提出質疑:「於是有社會主義焉,有共產主義焉。然此均產之事,將使國人共均之乎?抑委託少數人使均之乎,均產以後,將合全國之人而管理之乎,抑委託少數人使代理之乎?由前之說則萬萬無此理,由後之說則不均之事,俄頃即見矣。」
經過一百年,周教授縱無此理性認識,也必然經歷大躍進狂吹「共產風」後社會的經濟崩壞,文革再作「破私立公」後使經濟陷入崩潰邊緣,即使他年老失智,對親歷之事全忘,也不至於使張五常在翻查「周教授引用的文獻中,竟然找不到我的名字,沒有一項是我的作品」,而作出「難道有人在生安白造嗎?」的質問。
但周新城的文章,不是寫給社會大眾看的。他只寫給習近平一個人看,目的是要呼應習近平講話中指「社會上一些人……鼓吹『私有化』、『去國有化』,……是各種敵對勢力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惡意攻擊……!」
這就是在專權統治下的知識人。他們讀書似乎不少,還霸佔着學術「泰斗」的虛名,但除了迎合掌權者,他們的知識、經驗和「言而有據」的基本論述常識,都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大陸網頁又有一段《清華大學教授李XX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維》。「禁止自由言論」還有可能,「自由思維」如何可以禁止?我實在無法相信有人會作出這種立法建議,於是再去搜尋,發現果然是揑造的消息。為此,我這裏也隱去這位李教授的名字,以免增加誤傳。但問題是這消息已製造了幾年,居然還有許多人相信,而且一再轉傳不停。這或說明社會民智低劣,或說明「教授」在人們心中已失去應有的知識尊重了。
中國知識人,在長期專制統治下,早就把先秦時代「以天下為己任」的基本價值觀念丟棄了,到了中共建政後,統治者把皇朝時代畏天命也拋諸腦後,在人定勝天、無法無天之下,道德文明都丟棄,權力、物欲主導一切,知識人在極權統治和利益誘導下,真是沒有最卑鄙最下賤只有更卑鄙更下賤,郭沫若歌頌毛澤東說:機艙內外有兩個太陽,馮友蘭否定自己在世界上廣泛傳頌的儒學論著,都足夠肉麻。歌頌權勢還延展國外。2007年在武漢大學召開了一個「卡扎菲思想研討會」,兩位中國教授幫利比亞獨裁狂人卡扎菲發明了「卡扎菲思想」。把中國知識人的臉都丟盡了。
香港嘛,在強權君臨下,知識人也不遑多讓。一些我曾經敬重的知識人,也一個個拜倒在權勢下。知識人的權力崇拜,不是無知,而是顯然無德。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