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未竟之大……鑊!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05 00:00


是因為我寧願吃檀島蛋撻不吃麥當勞,去意式小咖啡舖或者外賣鴛鴦而從未光顧過starbucks,我對一面倒的「後美式」九一一情結沒法上心。覺得去掉腮上可疑的癌組織後的小布殊依舊是那個論論盡盡、開口黐着舌頭的德州牛扒食肉癡。但明顯地,他的「十字軍東征」豪語,得到睇荷李活超級戰爭特技電影大的可樂族吶喊支持。
連旅居美國幾十年的中國人,像哥倫比亞大學退休教授夏志清,也復出響應,在《明報月刊》撰文,為小布殊的反恐演辭深表感動。文末夏老先生更向總統進言,稱「平定」阿富汗後,最好能一鼓作氣,把伊拉克的薩旦姆也打下來,判他禍害世界和平的大罪名,這樣,一舉便完成老父未竟之大業,保障美國人民的安全,云云。
夏老先生恐恐有理,但有所不知,老布殊才只有兩名小布殊送終,但他的死對頭拉登,保守估計,光是兒子未把女兒快婿算在內已經有十八個,個個向真主阿拉發誓要竟老父摧毀美國的未完大業,世界就係咁大!拉登有此宏願甚至遺訓,是絕不為奇的。讀書人膽小,恐恐、反恐可以理解,但不能讓恐懼沖昏睿智。
美國揮軍阿富汗的「持久自由」之戰未竟全功之際,印度這個尚武的小弟弟有樣學樣,亦以神聖反恐之名,打算跟鄰居巴基斯坦血拼。外電說印度已替國寶泰姬陵轉軍look,用迷彩綠布封好,以防核彈擊中。中亞鋒火未熄,南亞又忙着擦槍;和平的大業,等到孫子變阿爺,還未竟得。大業,原來咁大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