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理取文 - 左丁山

蘋果日報 2002/01/11 00:00


新年前後,喺中環街上,喺馬會會所,喺一兩間酒店,都碰到朋友同仔女。呢啲朋友或者係董特首口中之精英,有一個共同點,就係自己出身中下層,努力進入大學,憑一紙文憑,一帆風順,晉身富裕(唔係富貴)階級。呢班土生土長嘅朋友,與香港一起成長,可以講,佢哋對香港有貢獻,香港亦令佢哋豐衣足食,生活無憂。
呢班中生代精英有一個共同點,就係佢哋啲仔女都喺美國、小部分在英國讀書,雖然佢哋啲同期同學已成為大學教授中嘅骨幹分子。校長C位公子就讀於格蘭希爾間母校,本來讀開基因工程,覺得日日困在實驗室,實在太悶,改讀哲學與社會科學;大狀A位公子在森瑪斯校長間學校讀生物,發覺日日對住啲拉丁學名,了無興趣,改讀英國文學;賓架C位公子喺香港讀書好醒,入咗柏克萊讀電機方知天下之大,俾啲俄國仔嚇親。科技徐位千金係電腦奇才,成績好到極,但麻省理工啲畢業生非常嚮往ibanking,同學之間嘅相互壓力好大,於是科技徐嘅愛女亦心思思到華爾街做投資銀行家。
香港年輕人讀書,叻嘅齊齊讀理科,到咗外國讀書,先知理科未必合興趣,其他科目更過癮,又或者碰上吸引力十足嘅文科教授,甘心放棄理工科!做家長嘅都無謂太過堅持香港嘅功利觀點,同仔女拗頸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