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大磡村滄桑歲月 - 石琪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我是欠缺方向感的人,行過香港不少山,始終不大識途,對港九新界各處市區住宅區,熟悉的也不多。最近看到梁廣福攝影集《晴天雨天大磡村——香港最大一個寮屋村的滄桑歲月》,才對現已清拆的大磡村略知一二。
其實我知道鑽石山,很久以前在斧山道片場工作,常和同事到鑽石山吃四川擔擔麵,知道那裏有大觀園、大觀片場,卻不知道鑽石山原名大磡村,實在糊裏糊塗。數年前再去吃擔擔麵,就完全陌生,要阿Pink帶路,迷宮似的舊寮窄巷,與附近的荷里活廣場及大廈群對比強烈,活像不是同一星球。
梁廣福在書中自述幼年住在大磡村附近,經常入村遊玩,留下成長的快樂回憶,近年他不斷重回舊地攝影和訪問,直至二○○一年二月清拆後變成廢墟。近二百年來,大磡村聚居過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村內大觀園曾是家家有花園的世外桃源,住着內地南下的富商和學者、藝人,常有影星、導演、製片商出入。
但數十年滄海桑田,變化很大,八九十年代大量內地移民湧入,生活環境惡劣,原村民紛紛遷離了。看着攝影集那些殘破雜亂的寮屋,既然無法回復桃源景致,的確不應保留。房屋署計劃在原地興建首個「環保屋邨」,如果順利實施,真的做到太陽能和綠化,那就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