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李怡專欄:擦亮眼睛 - 李怡

蘋果日報 2004/04/29 00:00


李怡專欄
人大常委粗暴踐踏《基本法》,也自己違反了四月六日的釋法文件,逕行作出對香港政制發展的決定。這一決定帶給香港一片愁雲慘霧。市民不知所措,民主派也驚愕得不知如何回應。據李慧玲報道,政圈氣氛「比想像中平靜」,「吵鬧不算多,更談不上激烈」。
甚麼原因?筆者相信是人們給人大常委這個決定震懾了。因為中共的兇惡、粗暴、漠視民意、無法無天的程度遠超過一般香港市民與民主派政治人物的想像之外。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徐澤不點名批評民主派自回歸以來,一直沒有停止散布「對中央的不信任,甚至是仇視的言行」。為甚麼一直有不信任的言論呢?是因為仍沒有死心,仍期待這種批評能使中央改變對人民惡霸的態度。然而,曾經在內地生活過多年,並熟知中共一貫統治手法的人,對人大常委自打嘴巴的關於香港政改的決定,卻毫不驚愕。他們認為,共產黨本來就是這樣的。中共唯權力至上,粗暴、殘忍、漠視民意、無法無天根本就是一黨專政的本質。何須驚愕呢?
公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公然踐踏《基本法》?──這又有甚麼奇怪?中共甚麼時候兌現過它對人民的承諾?土地改革,大鳴大放,要與民主人士組聯合政府,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還有甚麼不搞秋後算帳等等……,數不完的承諾,不是翻臉就不認帳?只有英美國際社會、只有香港市民、只有香港民主派才把中共的承諾當真。李登輝、陳水扁一直質疑中共對「一國兩制」的承諾,儘管有他們的政治目的,但不能不承認他們比香港人更了解共產黨。此外,香港一些對中共隨聲應和的政商名人,他們也從不把中共的承諾當真。若他們把中共承諾當真,他們豈會這麼快就轉態迎合?正因為他們從不把承諾當真,從來只是從個人利益出發講些當權者愛聽的話,他們才會隨風擺柳,轉得這麼快。
對香港的民主施暴以後,中共現又提出要理性討論,不要搞激烈對抗。究竟是誰先不願理性討論的?無論在香港、在深圳,喬曉陽都迴避與民主派理性討論。民主派議員到深圳求見,也不得其門而入。現在對民主施暴以後,又提出要理性討論了。民主派人士大約感到這種邏輯很難接受。──然而,對於熟知中共一貫統治手法的人,這也絕不是新鮮事。本來,滿嘴謊言顛倒黑白,強詞奪理,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戲。與中共的理性討論,決不可以在它作出無理決定之前,而只能在它作出無理決定、生米已成熟飯之後。
普選,說到底是要減削中共對香港政治的全部決定權,這挑動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經。儘管政改程序有三道關卡,儘管要行政長官先向立法會提出才能啟動,但掌握絕對權力的中共,對有一點點可能性會影響它的權力的三道關卡,甚至對有一點點可能不聽話的特首,都不放心。因此,甚麼道理都不講,觸動了它的權力就先把門關起來再說。
人大常委的決定,對香港社會的影響,絕不是全屬負面的。它最正面的作用,是使香港市民擦亮了眼睛,看清楚了一黨專政的中共的真面目,看清楚了董政權的狗奴才真面目,看清楚了香港政商名人以及大多數傳媒的牆頭草真面目,也看清楚了中共以為會是得益者──民建聯的真面目。香港市民看清楚了,國際社會也看清楚了。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是會付出代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