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氣功師 - 衛慧

蘋果日報 2002/01/31 00:00


巧遇一從西安來的氣功師,美國有很多從中國移民來此的氣功師、中醫師、廚師。有些中醫師因為不會講英文,便一輩子窩在中國城,很便宜地收幾十塊錢,就替人治病了。在國內時,你也許得排幾天幾夜,才能掛到他的號,或許得托很多人情,才能請到他替你治病。在紐約,一切都不同了。
這位氣功師倒是學會了講英文,98%的客人都是老美,而且顧客的階層較高,收費也算高的。二百美金45分鐘,外加用藥,不便宜。
他一見我的面,看看我臉色,就說你怎樣怎樣,聽下來,倒也準確。
於是試着請他治療了一次,他又給了一些藥,幾天後,身體骨骼神經都覺得分外地放鬆,而且睡眠也好多了,臉色自然好。
每每於他在治療後,照了鏡子看,臉色真是好,如果一輩子沒有男人與性高潮,大約只要有好的氣功治療,女人也可以永保青春與美麗了。
他的客人中,曾有一個是荷李活的打星││史泰龍,後來因為他同時也治療另一個荷李活打星,那人是史泰龍的仇敵,史泰龍便生氣地不再請他治了。他也很生氣,因為病人在他面前一律平等。
氣功師給我一個忠告是:美國的食物多有化學污染,應常去organic店買食品,所謂organic,就是自然種植,沒有任何科技污染的。

編按:明天開始,本欄停刊;新專欄是李響的「不同凡響」,逢星期四至日刊登,敬請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