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中國成就虛假危機重重

蘋果日報 2002/01/02 00:00


浸會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陸德泉
對於不少中國人和中國觀察者來說,二○○一年是「中國之年」。北京終於成功申辦二○○八年奧運會。中國在上海舉辦了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九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中國終於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中國足球隊終於首次贏得進入世界盃決賽的資格。在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邊緣,中國經濟繼續保持百分之七點三的高速增長。

貪官誇大自己政績
當然,媒體還遺忘了一個更重要的「成就」,中國終於宣布「八七扶貧攻堅計劃」漂亮完成,成功地消滅了中國的貧困人口。難怪,連最近香港的民意調查也發現,港人對中國政府的信心指數首次超越香港政府。
可是,這些重要的歷史標記,果真標誌中國的成就,還是中國的危機?
中國官方媒體的大標題,高度表揚中國政府扶貧和經濟發展的成就,但內頁不甚顯眼的報道,則在譴責官僚的統計腐敗、政績工程和貪污瀆職的行為。統計腐敗的禍害,甚至朱鎔基也指摘是禍國殃民的罪行。
對評估扶貧成效來說,地方官僚不管實際貧民的收入多少,完全參照上級下達的脫貧標準,只有報多、不會報少。在上報經濟發展情況的時候,同樣參照上級下達的經濟指標,誇大經濟數據,作為政績。為了建立政績,大量向上級部門要撥款,向銀行要貸款,進行脫離現實、好大喜功的投資建設。
對民眾而言,這些官僚問題造成了政策與民眾需要的嚴重錯位,政策不但不是滿足群眾的需要,反而經常成為擾民之政、地方民眾的財政負擔。實際的投資建設在各級腐敗的官僚貪污舞弊下,成為爛尾工程、豆腐渣工程。雖然各級政府,以至中央政府對這些官僚問題不是到達天真無知的地步,但是礙於情面,保存政府的面子,不會全面揭破這些虛假的統計數據和誇大的政績。
可笑的是,這些虛浮的經濟統計和政績卻成為政府高層肯定中國的企業、工人和農民能夠承受入世衝擊的依據;成為中國政府自欺欺人的成就,和海內外觀察者歌頌中國偉大成就的依據。
也許有人辯解,儘管中國的經濟成就沒有官方宣稱的巨大,但從實際觀察的城鄉發展來看,進步也不少。加上在二○○一年,中國政府大力推動的西部大開發,積極拉近內陸和沿海地區發展的差距;通過申辦奧運和其他大規模的建設,刺激內需。
可是,認真的看,這些發展策略主要從東部發達地區的經濟利益出發。也許部分西部地區的城鎮可以取得發展機會。相對來看,農民和少數民族得到好處不大,甚至因為政府的發展計劃,而失去了土地和生計。據水利部門統計,在十五期間,各地修建水庫將帶來累計達千萬的移民安置問題。
經濟政治矛盾加深
現在歌頌的發展模式,掩蓋了不少平民百姓付出的代價。南丹縣蒙騙八十礦工死亡的惡行,原來只暴露了全國礦工惡劣的工作環境的一角。珠江三角洲蓬勃的工業發展背後,犧牲了多少勞工的肢體、健康和青春。在二○○一年,國企的下崗制度已經成為歷史名詞,被解僱的職工直接成為失業人員。龐大的失業群體對還沒有健全建立的社會保障制度形成了重大的挑戰,城市的貧困人口不斷增加。
雖然社會矛盾日益尖銳,各級政府仍然高舉「社會穩定」的大棒,打壓不滿的聲音。無論是法輪功、政治異議人士、抗議拿不到補貼的下崗工人、抗議苛捐雜稅的農民,還是上訪申訴安置款被貪污掉的三峽移民,都是破壞社會穩定的壞分子,需要嚴懲。
二○○一的中國之年,只是建立在浮沙上的虛榮。在二○○二年,當中國本身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矛盾加深,入世的衝擊加劇,浮沙恐怕不勝負荷。放在中國面前的道路,確實危機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