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一邊一國論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2/08/07 00:00


台灣的陳水扁先生提出兩岸一邊一國論,其實已是明明白白的台獨論,後果可大可小,但到筆者執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刻,大陸方面還未有過激的反應,這是高明的,也是大家可以慶幸的。
筆者稱陳水扁為先生,而不稱媒介習稱的台灣總統,因為稱呼台灣總統有語病,等同承認台獨,稱呼中華民國總統本來可以,但因無人叫已經變得古怪。
筆者的立場,是不支持卻同情台獨,亦認為台灣二千多萬人的意願,必須受到尊重。這點想法政治上極不正確,兩年前受過《文匯報》的狠批,往後可能更加敏感,但只要可能,筆者會堅持己見。
筆者的看法,無論統一與獨立,都是遙遠得很的事,都是只可以談,暫時是不可以實行的事。這個現實,筆者倒相信中南海的領導人與陳水扁先生心中同樣明白,而且同意。那麼陳先生明知不可能而還是要高調提出的一邊一國論,只是說給選民聽的政治口號,陳先生用台語而非國語說出,用意亦只是針對選民,目的自然是幾個月後的縣市長選舉。
對於一個依賴選票而生存的政黨,選舉是大過天的事。陳先生的說話,是說給選民聽的說話,更希望是北京發表一些激烈言論,做出一些軍事姿態,以增加民進黨在選舉中的本錢。他要的,反而不是甚麼善意回應。這一借中共為自己助選的怪招,他及他的恩師李登輝已經用過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