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世盃我話事:兩代飛人戀足狂

蘋果日報 2014/04/09 00:00


足球可令小至3歲小童、大至90歲老翁都神魂顛倒,就連兩代香港飛人蔣偉洪(阿B)及徐志豪也不例外;兒時都與足球為伍,前者曾為足球弄斷韌帶,後者曾入選區內足球隊。比起足球踢90分鐘的比賽,100米跑10秒左右分出勝負,但足球與短跑背後都有血有汗!記者、攝影:徐嘉華
徐志豪曾踢區隊
如果不是田徑,我可能是一名香港甲組足球員。我踢足球比跑步來得更早,小六已經是足球校隊。中一時(彩虹邨天主教英文中學),同級的有現時踢傑志的曾至孝及晨曦的張國明,我們都是足球校隊成員,為學校由D3升上D2,那時我踢後衞。同期曾至孝爸爸創立駿馬足球區隊,找我加入,我們拿過分區亞軍,現在間中也會到球場捧阿孝場,然後一起食飯聚舊,每逢我休季期間,也會找他們踢球。
我的第一個世界盃,是98年法國那一屆。當年我8歲,跟爸爸和哥哥在家裏看電視直播,之後開始到屋邨球場踢球,開始追英超,我小學時期,曼聯所向無敵,就這樣成了紅魔球迷直到現在。
中二那年我開始在田徑有成績,當時田徑接力隊欠人,我被選入隊後就少踢足球了;其實足球就像我參加接力賽一樣,都是靠團隊,大家為同一目標盡力勝出比賽,好熱血。足球,對我來說是消遣,尤其是逢周末,大多數看英超過日辰。
empty
蔣偉洪估中波膽
記得之前4破香港紀錄(由10秒47推前至10秒37)那段黃金時期,我有幸參與98年無綫直播法國世界盃的估波膽節目,我已忘了是那一輪比賽,但我好幸運估中,還拿了個足金金盃回家,當時是「阿叔」(已故球評家林尚義)頒獎給我,阿叔是我爸爸的好朋友,是我的世叔伯。
我小學時已經跟大兩歲的哥哥到家樓下球場踢球,因為哥哥的朋友全部比我年長,所以我被迫當守門員。升上中學後,由於田徑教練怕我受傷,不准我再踢球,但對足球的熱愛沒有減退。每逢英超、歐聯、歐國盃、世界盃等都會收看,但不一定場場追;尤其現在有自己家庭,最喜歡約一班朋友在家裏,一邊打麻雀、一邊看直播聯誼。
足球,對我是減壓的方法,運動員比賽,壓力都是由教練承受。現在踢90分鐘「衞生波」,可以將煩惱拋諸腦後。去年,我也加入了體院足球隊,平時與一些商業機構友賽,過過波癮,只可惜近日不慎在比賽中弄斷十字韌帶,要傷癒才能再踏球場。
empty
後記:正印vs二奶
講的是西班牙vs德國,一隊是上屆世界盃冠軍、一隊是千年老二。阿B與阿豪兩師徒,今屆世界盃心目中的夢幻對決是西班牙對德國,阿B想組織堪稱地上最強的西班牙衞冕,阿豪則想德國破宿命。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