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條脷有問題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4/02/14 00:00


很奇怪,每次去日本我都會買幾盒「梅昆布茶」,但每次回到香港再沖這種茶都有噁心的感覺,只要一放近鼻頭,一陣腥味便湧出來。
在日本酒店的時候明明覺得梅茶的酸是生津解渴,一口梅茶令舌頭彷如沐浴在溫泉中得到滋潤,如果不是曾經的美好感覺,也不會大量入貨,莫非人的口味會因地區和天氣而劇變?
想了一整晚,我終於明白了,每次在日本喝梅茶時都是吃過魚生之後,先前舌頭布滿豉油的鹹,所以來一杯酸味的梅茶沖淡一下感覺美妙;可是在舌頭正常的日子,濃濃的梅酸和昆布腥實在叫我受不了。
原來品味是會因為個人的狀態而劇變的,對茶的品味和對情人的選擇,這也許解釋了為甚麼你曾經跟一個你現在覺得討厭的人談戀愛。哈!當時你條脷有問題……
我跟女朋友B說:「真正的愛一種食物和愛一個人,是十年後你想起曾經嚐過仍有興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