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還我們無印的素顏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4/04/13 00:00


人大釋法,打着合情合理合法的旗號,以一個血掌手印,一壓壓倒在香港人的臉上。
許崇德痛罵遊行人士在他臉上打的那個叉,是侵犯他的肖像權、剝削了他的人權。這次人大釋法,比臉上打叉嚴重得多,人大替許護法出了大大口的烏氣。這個人大手印,把香港人年幼而尚待發育的那張天真俏臉,一手捂住,未成型的五官在五爪金龍的巨掌扭曲下,呼吸困難,呼救無力。袖手旁觀的香港人大代表滿意了,覺得人大出手,正好教訓了家裏的忤逆仔,嚴懲了不知愛國為何物的賣國賊,將反中亂港勾結外國勢力的那批人揪出,在額頭鑿住特大簡體的漢奸字樣的硃砂血印,讓他們永遠不得翻身。記者訪問這些人大權威,他們難掩欣喜之色,眼神流露出從高度虐待狂過程中得到的那種失控快感,猛說印得好,印大力些更好,澄清了人大那雙鐵一樣的臂腕,是有最終的啟動權的四級真理。
這個手印,在一直被標籤為經濟動物的香港市民憔悴的臉容上,印得特別深。它比一個潑婦掃過來的巴掌狠,像一個作威作福的大兵,不理國際法,肆意將已經遍體鱗傷的戰俘的臉,踩在沾滿烏泥的軍靴底下。人大釋法做了手腳,香港人無奈無助的臉孔上,從此多了一個鞋印。不可能愛敵人、不肯將另一邊臉湊過去讓人踩多腳的選民,九一二一定要發揮無印的力量,還我們激白無斑的素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