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強權下受盡非人道折磨
苦難媽媽誓聲討豆腐渣

蘋果日報 2013/05/12 00:00


【汶川地震五周年】
今天是四川汶川八級特大地震五周年紀念,又逢母親節,但地震災區很多失去孩子的母親們,不但無法享受做母親的快樂,反而仍在延續着地震所帶來的痛苦。五年來,她們為因豆腐渣校舍死去的孩子尋求公道,卻得不到當局應有的回應;她們無力的抗議,遭到權力部門強力扼殺;她們上訪維權,屢遭非人道的打壓折磨。母親節,汶川地震5,000多名遇難學生的母親們,淚水已哭乾,但苦難仍未了。她們接受《蘋果》訪問時,訴說的是辛酸,表現的是堅強。
趙德琴 孖女骨灰製生命之花
「你們應寫一下趙德琴,她就是把雙胞胎女兒的骨灰做成『生命之花』的那位地震母親。」協助汶川地震災民維權的成都維權人士黃琦對本報透露,幾年來趙德琴一直為女兒討公道,是汶川大地震失去孩子的上訪母親們的主要成員。
「你們現在肯定找不到她,她已被當局控制了。」黃琦指,趙德琴這幾年一直捧着她用女兒骨灰做的生命之花去上訪,那花已成為地震母親上訪求公道的標誌。當地公安這幾天極為緊張,很多地震母親被軟禁、帶出門旅遊,外界無法接觸。趙德琴的雙胞胎女兒琦琦和佳佳,死於聚源中學倒塌的教學樓,她因把女兒的骨灰捐給藝術家舒勇與陶泥混合燒鑄成一朵生命之花,竟被斥「別有用心」,對她橫加打壓。
周興容 「明天定要去祭孩子」
「現在公安就在我家裏。」44歲的都江堰崇義鎮居民周興容,兒子被豆腐渣校舍壓死,他把兒子埋在後院,墓碑刻上「豆腐渣學校殺人」大字,是當局打壓重點人物。震後她兩度懷孕,皆因不堪公安虐罵流產,失去生育能力。
「這麼多年,每到這個時候,還有清明節,他們(公安)都不讓我去(學校)祭奠兒子。但我明天一定要去!」周興容稱,這些年她曾到成都、北京上訪,多次被囚拘留所,手銬、腳鐐都上過,遣送回都江堰後,又遭非法延期拘押。「孩子沒了,我這個母親活着也沒甚麼意義。」周興容稱,她已寫好遺書,「只要不死,我就要控告到底,為孩子求公道,等我們母子相見時,我要跟他有個交代」。周的兒子盧前亮死於聚源中學,該校有284名學生遇難。
劉玉婷 結束生意維權拼到底
來自湖南的劉玉婷當年帶着18歲的兒子袁勇到四川做生意,兒子入讀北川中學不足一年就遇上地震。當玉婷趕到學校時,整個教學樓已變廢墟,旁邊的樓宇卻矗立不倒,她最後連兒子屍體也找不到。她要求為死難學生立碑也被拒,讓她明白:「內地貪官就是多,老百姓沒辦法。」
劉玉婷踏上維權路後,為不讓政府找到把柄,索性生意也不做。她把北川中學的圖則、工程資料送往省政府,又與200多名家長到北川縣政府請願,遭暴力扣押遣返湖南,再到北京上訪,得到的答覆卻是:「不管工程是不是豆腐渣,反正地震超過八級就不保。」今年49歲的玉婷在震前離婚,身體不好生小孩無望,「孩子就是我的一切,人家說養兒防老,如今我一無所有,生活都沒意義了」。
劉小英 只願幼女可好好成長
五年前的今日,綿竹市富新第二小學教學樓在數分鐘內倒塌,壓死127名小學生。劉小英13歲的女兒畢月星亦命喪,她難以接受乖巧的女兒離開自己。地震後,小英和一班家長狀告地方政府和學校,控告卻無故撤銷,她知道政府被收買了。
當時懷着第二胎的小英與其他家長上訪到北京,其間遭監控、跟蹤,但她堅持對外媒說出真相,不怕被打,只要討回公道。小英一家現在不住政府的重建房,住丈夫自己建的新屋,月星的墓就在屋前不遠。小英有時夢見愛女會感絲絲幸福。小英也會對三歲多的女兒提起月星:「我常常跟天怡說,她姐姐以前很乖、很孝順的,但當她問姐姐呢?我卻沒有說。」小英的願望是,時時刻刻都好好保護女兒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