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男士最理想髮型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雖說男人最忌禿頭,然而,我忽然領悟,禿頭其實正是男人的最理想髮型。
我所指的禿頭,並不是「地中海頭」那麼簡單。地中海頭的男人,只是禿頂,周圍還有一丁點頭髮;就是這些棄之可惜、留之戇居的頭髮,令到地中海男人無所適從,方寸大亂,亂到做出傻事,好像,企圖把左右兩邊的頭髮,拉到上天靈蓋,以為這樣可以掩人耳目。事實上,這些男人的頭顱,就像一隻被大蜘蛛的腳抓着的蛋,我見猶憐。
我所指的男人理想髮型,是徹底的禿頭——百分之百全赤裸,一絲不掛的禿頭。像昔日影帝尤伯連納的禿頭,像NBA的巨無霸奧尼爾(ShaquilleO'Neal)的禿頭,你不只可以不用為頭髮分界——分得不好,例如分了中間界,會遭人訕笑——你根本不用梳頭。
別以為不用梳頭,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好處。我就見過不少學者,甚至達官貴人,甚至醫院榮譽總理,出鏡接受訪問時沒有梳頭,讓頭髮既從後尾枕戇居地豎起,也從前面和左右失禮地亂fing,像鄉巴佬,像偷渡客,總是不像是個應該在鏡頭前面出現的人。事實上,除了愛因斯坦之外,所有男人出鏡前必須梳頭(女人不梳頭仍然美麗,真不公平)。
不過,徹底的禿頭的最大好處,還是當女人擁抱着你、情不自禁以手指穿梭你的頭髮,你滑溜的頭顱,卻教她的小手滑不留手,一直滑下去,滑下去……從你的後尾枕,無助地滑落你的頸背,然後沿着你的脊背繼續墮落……墮落,繼續無助地跣落到你的尾龍骨。然後……然後……為了阻止跌勢,她的小手惟有急繞道向前面,緊握着你那為她彈了出來、堅挺的「救生棒」。
這種最快樂的墮落,全拜禿頭所賜。男人,剃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