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血癌婦需十萬藥費續命

蘋果日報 2002/07/10 00:00


自去年罹患急性血癌後,譚美蘭一直苦苦掙扎,渴求一個生存機會,好不容易捱過化療一關,近月卻又受到惡毒霉菌侵襲,致令肝脾受損。醫生認為只有使用兩種需由病者自付的干擾素及抗霉菌藥才可有望壓抑霉菌,否則或有性命危險。惟因療程需費高達十萬元,實教阿蘭無法負擔。
大約一年前,阿蘭無端患了她做夢也想不到的急性血癌,就是這四個字,令其原本平凡的家庭主婦生活泛起驚濤駭浪,她的家已搬到醫院的隔離病房,吃的是味同嚼蠟的飯餸,打的似是永無休止的抗霉菌藥,惟最令她感到心寒的是親眼看着一個一個病友離開。
「我真係有想過自殺,不過近排見到有咁多細路自殺,我唔想畀社會一個負面訊息,以為一遇到困難就要去死。」四十九歲的阿蘭氣若游絲地說。

抗霉菌療程需費巨
患病後,阿蘭接受了三期化療,導致其抵抗力減弱。去年十一月,霉菌乘虛而入,現時,她的肝脾及皮膚均受感染,頸項不斷長出雞蛋般大的瘤,割之不盡,顯示其體內的霉菌已在失控邊緣。
阿蘭的主診醫生謝偉財表示,院方曾經連續使用多達八十支抗霉菌藥以圖消滅霉菌,惟卻完全無效。他與微生物學教授商議後,為阿蘭設計了一個療程,打算將干擾素及抗霉菌藥混合使用,療程需時六至八個星期。然而,兩種藥物的費用均需病人自付,單是干擾素,兩個星期便需六千多元;抗霉菌藥更需一千六百多元一支,以每天需用一支計,整個療程費用估計超過十萬元。
謝醫生續表示,雖然阿蘭家人的骨髓與其初步脗合,但以其現時的狀況,根本無法支撐骨髓移植手術前必須進行的化療程序。阿蘭能否戰勝癌魔,取決於她能否先一步把霉菌殲滅。
「醫院基金唔夠錢」
「霉菌都搞唔掂,連化療都做唔到,重講乜骨髓移植吖!之前用咗咁多支抗霉菌藥,雖然部份有醫院資助,不過自己都使咗幾萬蚊,醫生話𠵱家醫院個基金已經唔夠錢,唔會再有資助,要我自己想辦法,住院費嗰筆都未找,我重邊有可能負擔得起。」
阿蘭的丈夫及其二十三歲長子收入微薄,尚有一名就讀中四的十六歲兒子,加上阿蘭需要長期留院接受治療,累積的住院費及醫療費不菲,早已令其家人疲於應付,難再應付如此大筆的藥費,盼望善長慷慨解囊,拯救命懸一線的阿蘭。
捐款編號:C0605

暖流熱線
電話:29908688
傳真:23702192
電郵:[email protected]
網址: http://www.charity.atne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