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全職報仇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1/03 00:00


小說家開的最大玩笑,是令小說主角一出生便結下血海深仇,然後要主角一天到晚報仇雪恨。
主角的天職是報仇,已經沒有或不能再找其他工作,收入自然少得可憐,粗衣麻布,粗茶淡飯是免不了。這樣的人,既不能置業,更不能申請信用卡,因為當主角填寫申請表「職業」一欄時,會遇上疑難:是不是該填上「報仇」呢?有沒有銀行或銀莊,願意借錢給職業是「報仇」的人呢?從風險管理角度看,報仇者死亡率高,叫銀行如何借?
男主角為了報仇,天天的趕路,即使見到心儀的女主角,想發展一段感情,只會被小說家投個炸彈:「不要只顧兒女私情」,感情就此摧毀了。縱然男女主角排除萬難,走在一起,但當女主角向男主角哀求:「你時常報仇,危險得很,可以買份保險,受益人是我,給我一點安全感就好了!」男主角卻只有無奈地答:「我風險太高,保險公司拒保啊!」連一點安全感也沒有,男主角孤獨一生,是注定了。
所以,報仇是一個多痛苦的職業,天天都只為憎恨的人活着,連自己是誰都忘了。人,到底該為自己而活,還是為一個憎恨的人而活?為了自己愛的人付出一切,很值得;為了自己憎恨的人不惜一切,很愚蠢。每一個「劫」,都源自一「孽」,只有寬恕,才能化解。否則,一切都是徒然。高呼「報仇」的人,能領悟嗎?
《荒謬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