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陳弘毅言之成理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3/06/24 00:00


基本法委員會成員,港大法律教授陳弘毅罕有地批評,法律界在《基本法》二十三條的討論之中,並不客觀,因為大家都在盡力誇大法例壞處。這句忠言逆耳的說話,言之成理,是一句實事求是,令人(包括筆者)突然清醒的說話,筆者完全接受、同意。
同意無損筆者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立場,亦無損二十三條立法會妨礙言論自由的事實。因為法例的存在,不論多麼寬鬆,對揸筆的人及新聞工作者都是一種威脅,這是不爭的實事。大多數人不會如筆者一樣,沒有家庭與經濟的負擔,可以有偏向虎山行的條件;亦不似陳教授有崇高社會地位,不吃人間煙火的條件,可以放心說出心中的話而不怕被秋後算帳。
法律界最不應該的,是開始已經接受立法是有所需要的原則,餘下就只是技術問題,要不要白紙草案,諮詢是否充足,進一步用放大鏡看法律條文中「可能」發生的問題,自然可以無限引申,一樣是大條道理,但若要爭論下去,十年也不夠。中央與董伯看在眼裏,分明是申同民主派「玩嘢」;延遲立法,年尾有區議會選舉,明年有立法會選舉,換轉你是民建聯與自由黨,肯嗎?
反對惡法,爭取民主,是可以包括大多數人價值取向的定調,一點也不敏感,大律師與民主派以此為基調,可以迴避七一上街是為了倒董的目標。倒董在某一意義上是倒中共的權威,保守的法律界與民主派都不敢直接提出,所以有現在的「遊戲」形態,陳弘毅不熟政治,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