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星期天休息:在中環,聞到西柏坡的一籠餃子蒸香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5/01/16 00:00


特首最新的施政報告,特點是跟隨中國胡溫新政府的「政治主旋律」,就是以「以民為本」為中心,「扶貧」和「堅決反對官商勾結,徹底杜絕利益輸送」為「兩個基本點」。這是一項以「胡錦濤思想」為靈魂的施政報告,特首董建華成了一具人肉錄音機,對於香港,可以逞港人意氣一時之快,長遠卻不一定是福。
施政報告最大的「驚喜」,是從成立「扶貧委員會」到「堅決反對官商勾結,徹底杜絕利益輸送」,奇怪的是,在追隨胡錦濤在大陸的執政大潮流之下,董建華有如已與「長毛」梁國雄和工運領袖李卓人等組成了一個聯合政府。
官商勾結要「堅決反對」,利益輸送要「徹底杜絕」,語氣嚴厲,這是胡錦濤的聲音。在施政報告後的記者會,民主派議員馬上和應了胡總書記的精神,自薦成立「調查委員會」,但董特首賭氣地否決,並卻忽然轉調,否認香港有官商勾結,也沒有利益輸送,這是董建華自己的聲音。
董特首很快就學會了大陸官場對「中央精神」陽奉陰違的抵制,並主動卡住反擊,堅稱做到任滿。此話一出,胡溫要中途換人,就要冒更大的動盪風險,不換,董特首一日之內已經把「堅決反對官商勾結」、「徹底杜絕利益輸送」這兩句話否決掉了。香港人不可以再說董先生沒有政治智慧,老人家的身段還靈活得很呢。
施政報告沒有了「高科技港」和「中藥基地」一類的空談,但一樣有中國式的謙虛泡沫,這就是「扶貧委員會」之設。扶貧是何等遠大的命題,甚麼政策也沒有,董建華卻只成立又一個委員會,把一堆泡沫向財政司司長唐英年身上推。唐司長也不是儍瓜,馬上表態說「扶貧」不能馬上就有措施,還有待區議會和其他部門諮詢商議,他本人只負責「統籌」。這樣又把一大堆肥皂泡往下傳送。
唐英年本人更熱衷發展大嶼山,要在大嶼山建美式主題公園、高爾夫球場、水療度假酒店、賭場,還要建一個可圈可點的「物流園」。「物流園」建成之後,與十號貨櫃碼頭一樣,當然是航運公司得利最豐。七年來航運生意拓展最速的家族生意是哪一家?「堅決反對官商勾結,徹底杜絕利益輸送」,胡錦濤已經向香港最大的「官」發出了警告。本來施政報告應該有一個「大嶼山發展督導委員會」,理所當然的由精通紅酒、熟諳高爾夫的唐英年來掛帥,但「大嶼山發展督導委員會」卻突然變為「扶貧委員會」,偏偏由「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的「唐少」來領導,這就是最大的「人力資源錯配」。但看來錯中別有真意,唐司長消極抵制,把制訂政策的責任往下推,說扶貧沒有「快餐」,看在胡錦濤眼裏,不知是何味道。
但胡錦濤或許不知道,「扶貧委員會」之失着,卻是向長毛李卓人等泛民主派主動輸誠,不為一個「貧」字下定義;卻由政府正式認可要「扶貧」。
此後樣樣柴米油鹽的百般瑣事,都可以掛在「扶貧」的帳上——地鐵的票價太貴,理應大幅減價,這是扶貧。中小學的教科書太貴,應由教統局撥款津貼,也是扶貧。醫院的急症室服務,貧窮的市民輪候太久,藥物太貴,更應增聘醫護人手,這當然是扶貧。泛民主派提出:清貧子弟無力享用電腦聯網,因此政府有責任為貧戶每一名子女贈送電腦,這也是扶貧。推而廣之,天水圍的貧苦青少年零用錢不夠,買不起戲票看周星馳的《功夫》,看不到這部至Hit大片,無法學習創意,在同輩間備受排擠,心理健康受打擊,因此董建華也應撥款向清貧的中學生每人贈送《功夫》戲票一張,以示推廣創意和扶貧的聯合誠意。
董建華自己公開打開了城門,以後紛爭不斷,伸手要錢的呼聲逐浪高,泛民主派和民間壓力團體的大軍如潮水般攻陷城池,可不要怪港英,也不要怪議員,他只能怪向他出主意成立「扶貧委員會」的那位智商高超的幕後高人。
因為世上的貧窮有兩種:一種是第三世界的貧窮:缺水斷電、衣不蔽體、兒童在垃圾山上撿破爛,是為「貧中之貧」。一種是衣食和教育早有基本保障,但缺乏謀生技術,無法向中產有閒階級提升,是為「富中之貧」。香港的「貧窮」屬於後者。羅馬演說家塞內卡對於這一類「窮人」,有很精闢的評論:「窮人不是一無所有,而是想追求更多」(Thepoormanisnotonewhohaslittle,butonewhohankersaftermore)。
一旦打出「扶貧」的替天行道的大旗,一個政府必然從此頭痛而多事,因為形同間接承認社會福利主義的迫切。董班子說「扶貧不等同派錢」,說得容易,做起來絕不可能。
不是說「一國兩制」嗎?董建華左一句「以民為本」,右一句「扶貧」,其施政的經濟理念,卻忽然向「一國」靠攏。他忘記了歷史:一九七九年,鄧小平決定收回香港主權,第一句話就是「請投資者放心」,此後都多次提到倚重香港的工商界,因為香港的「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不必「以民為本」,只能「以商為本」。
但當香港的一個「商」字,二十年來地產泡沫化而變質,已如大陸鄧小平御准「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一個「富」字變成暴富和惡富,胡錦濤自然要打着「以民為本」的義旗向大陸的「工商界」開刀,香港人沒有想到的是,香港竟也要一樣。如果長毛和李卓人有一點政治智慧,現在就宣布不再提「結束一黨專政」,主張學古巴和北韓的胡錦濤「親切接見」長毛和李卓人,暢論哲古華拉的革命觀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惺惺相惜,話其投機,絕非不可能。
二○○五年,香港就這樣走進一個詭異之局。一籠西柏坡和陝北農家的餃子蒸香,站在中環,也隱隱聞到了,是福是禍,尚在未定之天。錯過了七年的機遇,如果香港資本主義的煤氣爐有一天要改裝成社會主義的大鍋小灶,董建華先生肯定是其間的歷史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