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蟳之屋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7/09/22 00:00


晚上,我們到高雄最高級的餐廳「蟳之屋」。這些代表一個城市的食肆,多數由大排檔做起,企業化後,變成一座大廈。
第一道菜上的是生魚片,每天捕捉到的金槍魚運來東港拍賣,即刻拿到店裏生劏,一定新鮮。
接下來的鹽蒸蝦用的是野生海蝦,又鮮又甜。主角的鹽酥蟳上桌,所謂「蟳」,閩南語螃蟹的意思。這家人以此著名,從不失手,所選螃蟹充滿膏,通常膏蟹的肉不佳,但這裏的很甜,不遜肉蟹的,非常精采。
蚵仔麵線就是用大量的生蠔,拇指前節般大,肥肥胖胖。麵線柔軟,炒起來考功夫,師父把兩種最難炒的食材一起炮製得天衣無縫,真是難得。
花枝丸和芋頭丸雙拼,前者是鮮魷打出來的,炸得爽脆,後者客家人最愛吃,很香。五味九孔是用各種醬汁去蒸鮮貝,九孔的樣子像鮑魚,但不入鮑魚流。九孔通常較鮑魚硬,這裏的很軟。
酸高麗菜炒石老,高麗菜是我們的椰菜,切得大大塊去醃漬到有酸性。石老則是魚的精子,非常美味。
炒澎湖菜瓜,澎湖的絲瓜出名香甜;菜瓜也好吃,菜瓜是我們的水瓜。
接着還有三杯卷、瓜菜湯、海鮮卷、香烤土魷魚、熱炒海瓜子和金瓜米粉,樣樣精采。
店已交給第二代的黃滄浪兩兄弟,他們在外國唸書,但最後還是覺得父親的老本行有趣,幹回飲食業來。
「用料新鮮,嚴格,已成功了一半。」我說。
黃先生笑着回答:「所以買菜的工作,還是交給我們兩兄弟去做。」
到了高雄,一定要去試「蟳之屋」,照我這份菜單去買,沒錯,怕你吃不完而已。
【高雄之旅.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