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讀名校 領獎學金負笈美國
蔡曉慧游出彩虹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香港首席女子泳手蔡曉慧(Sherry),於今個學期結束後,便步泳隊師兄方力申、郭健明後塵,遠赴美國升讀大學,希望在更專業的練習環境下再創佳績。既要「浸鹹水」、又要「游鹹水」,Sherry抱着甚麼心情接受這個挑戰呢?(這個在Sherry家中進行的訪問,除小記、Sherry和蔡媽媽之外,還有Sherry的小寵物倉鼠「金毛」。)
圖/文:盧漢傑
記者:■蔡曉慧:蔡
■:選定了哪一間大學嗎?
蔡:要到五月才能肯定,但如無意外會選位於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因為得到該校泳隊總教練的推薦,加上有幾位中學同學正在洛杉磯讀書。

最擔心認識新朋友
■:去到美國最擔心甚麼?
蔡:(氣定神閒地)其實也沒有甚麼好擔心,我經常也到外國比賽或集訓。如果要說,最擔心是認識新朋友,因為我會住宿舍,希望有新朋友互相照應。
(蔡太從旁補充:Sherry十二歲開始跟陳sir﹙香港泳隊總教練﹚出國集訓,見識比我多,毋須擔心。)
■:在美國的訓練和香港有甚麼不同?
蔡:我問過郭健明,美式訓練除了注重水中練習外,也重視陸地的體能、肌肉鍛煉,在香港差不多一星期只有兩次健身。
■:為甚麼不在香港升學?
蔡:在美國,考試、讀書的壓力較小,可以放更多時間練水,我亦希望在不同環境下有新突破。
■:在大學會讀哪個科目?
蔡:(想了一會)我會主修體育管理、副修傳理,因為我想畢業後做有關體育推廣工作。(這時金毛鼠因為眼睏回到位於洗手間的「睡房」……)
■:就快中學畢業了,有沒有甚麼唔捨得?
蔡:在女拔萃七年,當然唔捨得學校、老師及同學,但只是人生一個階段,不如放眼未來。

難忘與同學夾Band
■:在中學最難忘的是甚麼?
蔡:(當大家以為Sherry一定會說甚麼游泳比賽、甚麼集訓,她竟說……)上年在歌唱比賽,和四位同學夾Band唱「活着viva」,我做主音,其他同學彈結他、彈琴,好激呀,最後重得到第二。(原來Sherry都有演唱天分,唔知又會唔會步方力申後塵呢?)
■:妳想沒有游水的蔡曉慧會是怎樣?
蔡:我想「她」可能是一個普通學生,沒有機會讀名校、沒有人識、沒有獎學金到外國讀書。游水將我的生命由黑白變成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