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蘋論:應當提出新的寬免政策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我噚日話佢(老父)知我要走,可能以後無機會再見面,佢講唔到嘢,只係捉住我雙手,我就流眼淚,但係難受又可以點?」這是七十二歲的李希儒老先生跟他九十六歲的老父告別時所說的一番話。如無意外,這位在居權案中敗訴,沒法取得居港權的李先生已於昨天拿着特區政府發的識別函件,返回內地,不能再留港侍奉他年邁的父親。

彌補不公義裁決
像李先生那樣家庭被迫離散、骨肉被迫分離的人還有很多,在居權案中敗訴的就有好幾千人;換言之至少有好幾千個家庭要面對李先生那樣的苦痛,要面臨家人長期分離、分隔的煎熬。
我們希望特區政府能以最寬鬆的態度行使酌情權,甚至像某些團體建議那樣再提出一次過的「寬免政策」,好讓家庭離散的數字減至最低,好讓人大釋法所製造的不公平能減至最少。
正如不少論者及團體指出,很多在這次居留權案敗訴的港人內地子女,其實都是特區政府不滿意終審法院的裁決,要求人大釋法的犧牲者。要知道人大釋法不僅把《基本法》有關居留權條文的定義大為收窄,並且把新解釋追溯到九七年七月一日;結果便令很多被政府官員誤導及有參與訴訟的人士受到人大釋法的影響,平白失去了寶貴的居留權。像這樣不公平、不公義的情況,特區政府不是有責任以其他方法予以糾正、予以彌補嗎?

不會觸發偷渡潮
事實上這次訴訟案中的失敗者,他們的情況跟特區政府在人大釋法後所提出的「寬免政策」的受惠者很接近;既然特區政府能在當時提出「寬免政策」讓三千多人可以留港,怎麼不對情況相類似的港人內地子女提出同樣的寬免呢?
而且即使推出新的「寬免政策」,也不會導致有大量新的個案湧現,因為「寬免政策」的適用範圍是有限制的,只針對那些在人大釋法以前的個案,並不是無條件的寬限或特赦,因此不會導致大量新個案的湧現,也不會令內地居民誤會香港放寬入境政策而觸發偷渡潮。
過去幾年由於居留權的解釋一再改變,已令很多家庭由喜轉悲,由團聚變為分隔;到現在居留權的爭訟大致告一段落、有關居留權的法律概念已大致明確清晰,實在是時候減少這種由法律解釋一再改變所帶來的錯誤、不公平。我們實在希望特區政府能以人道主義的精神,以寬鬆的態度處理這次敗訴的申請人,盡可能減少再出現家庭被迫離散的苦痛。
(圖)七十二歲的李希儒爭取居權敗訴,他最憂心是在港的年邁老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