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示範表演 - 畢明(廣告腦作總監/影評人)

蘋果日報 2009/12/20 00:00


時間作為一種貨幣,弔詭的地方是基本上你只能花、日日花,不能儲,錢掉了可賺回,時間不能,白過就白過,花錯就花錯,沒有積穀防饑儲蓄可以致富、亦沒有一朝發達這回事,沒有人知道自己的生命戶口結餘還剩多少身家,看似財力穩健的忽然一Q清袋無常是平常,如果有一張自己知自己事的月結單,收支就看你花了時間,口袋腦袋心胸裏增帳了幾多歷練情誼快樂智慧過癮領悟豁朗滿足,還是負資產孽脹了幾多機心懶散虛榮驕縱不忿怨恨妒忌貪求,貧富豐儉,由你。時間,你就不能太小心翼翼的花,會沒趣;又不能太揮霍無度地花,會空悲切,只能花些時間去了解怎樣給自己花時間才最適合你。
電視劇,一集又一集,一季又一季,時間要求比電影多很多,長期捧場忠心耿耿跡近三貞九烈,怎能不嘴刁?如果你永遠時間無多廢話少說,可選擇以下的TVmini-series。
BBC出品的《StateofPlay》,政治懸疑罪案劇情片種,把政治計算、謀殺血腥及傳媒掙扎三味真火,烹調出官場商場人性現形的色香味。一個政治明星的助理之死,一個固執記者的鍥而不捨,掘出桃色佞色,陰謀漩渦越鑽越深扯下水粉碎政治光環大好婚姻,連操守友情性命也被押在剃刀邊緣,傳媒服務政治服務生意還是服務真相,上有指令下有抗命,報館內政變奪權架空敵我攻防玩到絕地反擊報紙頭版開天窗轟動社會,不能寫不能不寫苦心良心昭告日月。不動一刀一槍此劇張力千軍萬馬,看到你肉緊得口水也不敢?怕驚動了那幫壞人,到公義勝利智取敵人在振臂萬歲之餘口中還留一抹唏噓。花香不必多讚,你知道荷里活急不及待把此劇拍成同名電影,演員班底有影帝RussellCrowe、影后HelenMirren和當時得令的BenAffleck嚴陣以待就可知。
HBO出品的《JohnAdams》,寫美國第一任副總統、第二任總統、被譽為國父之一JohnAdams大半生的政治生涯,蒼勁功名,風雲寂寞,如錘如煉,見證美國如何建國、如何獨立於英國殖民統治的崢嶸歲月。由一個在法庭剛直善辯的律師,到一個在國會慷慨陳詞的政治家(姓曾的大叔,這才叫政治家),約翰亞當斯的演說不是力拔山兮,但他陳詞:「Libertywillreign!」時感染力叫心跳加速壯志激昂,大概用感情和理性來燃燒理想,就會有吾道不孤萬人往的凝聚力。他說自由平等是權利,不是管治政府皇族權貴的賞賜,也是祖先們用安樂用財富用血用命掙回來賺回來的。在歷史關口,他鐵心鐵志力倡爭取美國獨立民主,政治游說的操作與藝術賞心悅目,聯同一代人物如未當總統的華盛頓、智深慧黠的BenjaminFranklin、訥於言敏於行的ThomasJefferson,個個玲瓏剔透留取丹心照汗青,成功推美國上獨立之路,革了殖民之命。以國事為念,不論你我,只計是非,立國後,對內對外合縱連橫,場場幕幕都是人性、辭令與官場談判外交斡旋技巧示範,出使法國面對英王,不亢不卑不辱命;回到家對着妻兒,又是另一番血肉和風景。「政治,說穿了是挪移可能性的藝術」;「你在這裏是客人,魚和客人,三日過後就會發臭」,本劇可堪咀嚼細味的金句之多,如中金多寶,沒有人可能空手而回。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話「哪裏有權利,哪裏才有祖國」。看200多年前人家的政治奮鬥與風範,看現今香港政治面貌的寒酸,蜩螗罵街中斗零不見半個JohnAdams。(我最喜愛的電視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