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分 明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4/13 00:00


花,一定要香;水果,非吃甜的不可。
有些水果外表看起來誘人,但一嚼即皺眉頭,向不相熟水果店老闆說:「甜不甜?」
是一個愚蠢的問題。
西瓜多數是甜的,除了一些一點味道也沒有的,但也不至於酸。老友徐勝鶴是個水果大王,一看即知:「受了內傷。」
被碰撞到的西瓜,肉質起了變化,不但有股異味,還口感不佳。
像小時看電影,時常問姐姐:「好人還是壞人?」
水果的甜與酸,就是好和壞。
有些已起偏見:奇異果一定是酸的,但事實並非如此,黃色的奇異果還是甜的,改良品種的綠奇異,也是甜的。
黃皮也有酸的印象,不過接枝後的黃皮不單是很甜,而且完全無核。我在內地發現了這種黃皮,今年荔枝盛產時將順便帶大家去嘗試。
葡萄亦有酸有甜,吃多了就分辨得出。澳洲有種又黃又綠又枯乾的Santana葡萄,甜得不得了。法國的黑提子,皮厚又多核,但也是很甜,外表是不可靠的,人也一樣。
甜並不代表好吃,要香才行。我這次去新加坡,見有榴槤,但不是季節呀,小販說要吃也可以,只是甜罷了,試了一粒,果然如嚼方糖。味道的影響是那麼重要!但也靠喜惡,我的香,也許是你的臭。
還有一種水果,生壞了,很硬,全無酸甜之分,甚麼味道都沒有,南洋人稱之為「嚕咕」,大概是拉丁語系的Logo傳過來。Logo,是發了瘋的意思。
一生做人,愛恨喜惡分明,對水果的態度也是一樣的。酸就是酸,甜就是甜,沒有所謂的灰色地帶,有時寧願放棄吃水果,啃甘蔗去;要吃酸的,乾脆咬青梅嚼檸檬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