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挺董2字兩頭勾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二○○二,二字頭二字尾,相當順口。易易聲,講意頭的香港人一定嗒糖。甚麼叫做嗒糖?可能北方讀者難明白,這句港產俚語流行過一陣。照字面看,將糖放入口而嗒嗒有聲,肯定甜到漏油,糖到入心入肺,不必再查廣東詞典搵解釋。但廣東話並非「國語」,用普通話念二○○二,易音一轉就屙屙聲。屙完再屙,打孖來,打通腸胃之餘,打埋兩岸三通才妙。到時,兩岸敵對關係只需策動大腸作頻密蠕動,下腹收縮配合,拉它姑奶奶的幾次,隨即去餿排毒;兩位一體的真身,從此百病不侵,受點趴在茅坑上腳軟暈眩的小折磨,也是值得。
二○○二又被讀成異靈靈異,正好反映現世,道不在邪,妖在人心。連吹噓自己是亞洲天堂的新加坡,近年因為經濟不景氣而收起這套聽了叫人起雞皮疙瘩的官方八股宣傳。坡民信政府救市救人的,愈來愈少,轉而求神問卜的專業人士開始成形。專業代表隨時失業的形勢下,新加坡術士這一行逆市走俏。睇相佬呃你十年八年,但南洋術士比較君真(在嚴禁口交與香口膠的國家,國民相對來講有品),收你一六八個坡幣後,絕不會像香港導遊般瞞天過海。大師作法打通天靈蓋,慎重告之曰:「去年開始,我已經說過,衰退要來臨了,你們不必聽政府那些話。」
新加坡與香港特區民情何其相似lah!唔到你唔信lah!
特區政府講甚麼話?肯定無講笑話,雖然有人流淚,與笑到喊無關。應該也不是屁話,那種人沒中央頷首,連屁也不敢放。那麼,最有可能是謊話與神話。經典例證正是那句「我挺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