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編劇罷工(下)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十多年前開始以編寫電影劇本為職業,一年後幸運地得到機會編寫《家有囍事》及《唐伯虎點秋香》,算是成了名,成為圈中有人認識的喜劇編劇,當年的編劇費大約是電影總預算的一個巴仙,總演員費則大約是總預算的五十巴仙或以上,大致比例,可見一斑。當年簽的編劇合約只薄薄一兩頁,說明電影名稱、大致拍攝日期、編劇費用及付款分期方法,至於關於知識版權的權利,三、兩行簡單文字解釋了,總之一概冇你份便了事,至於是否收到尾期,還得看閣下是否有Say,電影公司是否還需要跟你再合作,否則收不到尾期的同業大有人在,閱張小嫻小姐的著作時,知道她也是受害人之一,才對電影編劇一職死了心。
今時今日,香港電影公司已發展得有規模,不少還是上市公司,電影編劇的合約變得複雜,厚厚一叠,但換湯不換藥,洋洋灑灑的好幾篇雞腸也是解釋了閣下的創作無論發行成電影、電視、互聯網、DVD、VCD或任何新發明再加兩個波瀾壯闊的英文字「Universe」及「Whatsoever」,即是等於總之一概冇你份。
若是在荷里活,像王晶先生這樣曾編寫過無數賣座電影的編劇導演,單靠分紅便可打跛雙腳唔使憂,根本老早唔使做,莫說王晶先生,以我曾編寫的《家有囍事》、《唐伯虎點秋香》、《國產零零漆》、《大內密探零零發》、《玻璃樽》、《破壞之王》等等,單是每年過農曆年期間在全球華人電視重播收到的版權分紅便夠過活,起碼可以打跛一隻腳唔使憂。
如此這般,香港編劇同業是否也應罷工?其實經已罷緊,仲罷咗好耐,試問同業中有幾人正有工開?能夠有老板肯用經已算益咗你,其情慘矣,同聲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