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即時文摘】在全身滿佈G點的政權面前(林夕)

蘋果日報 2019/06/03 00:02

坦克人言論自由香港藝術發展獎六四自我審查馬逢國太極系列藝術創作梁寶珊煽惑群眾國旗國歌法6月9號林鄭頒獎明日大嶼逃犯條例

林鄭頒獎,得獎人講感言,超繁忙的林鄭已經閃了。
可惜啊可惜,就此錯過了一幕刺激的,又或者,已經聞到了社會沸騰中的那股熱氣騰騰,預料到沒什麼好話說,早閃早着,聽不到就等於聲音沒存在過。
林鄭果然是有那麼些自知之明的,那是「香港藝術發展獎」,在藝術世界,沒半點反叛基因、不一定桀驁卻一定不馴的個性,即是沒個性,大概也不必有什麼成就可言。有個性的藝術工作者,不會乖乖的看臉色做人,可這樣的頒獎典禮,有林鄭頒獎就算了,台下有馬逢國,代表文化界的喔,也算了,怎麼還有中聯辦的人在下面呢?氣場不合啊。
得獎者梁寶珊還要是藝術評論人,不評論一番時局是會後悔的,所以她講到最後說的「藝術評論需要言論自由以及活躍的公民社會,不同意見的交流十分重要。」然後殺到「國旗國歌法、明日大嶼同埋《逃犯條例》修訂,似乎都變咗冇得傾冇得講。所以我好想喺呢個air time嗰度呼籲大家6月9號一定要上街。」也是順理成章,理直氣壯的。
藝術評論與創作,最需要的就是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比如最抽象的雕塑創作,正因為抽象,你說什麼像都可以,這就危險了;創作者本來無心無界線的想像,做出來一個……像朱銘般的太極系列吧,可是剛好是立起來,筆直筆直的一個人,糟糕,會不會太像矗立在坦克車前的坦克人呢?如果要參展,會不會惹事生官非呢?算了,重做算了。
在一個動輒得咎的社會,藝術創作者如果是有心做一個影射六四的作品,那還好,如果是無心插柳的情況,自我審查也沒有違背藝術良心,重新再做也不奇怪,為什麼有種恐怖叫白色?在一個全身滿佈G點的政權面前,在無色無臭中有無數陷阱,不得不規行矩步,那還能搞什麼藝術呢?
正如這位有話直說的得獎者,事後肯定大台會把她的話刪掉,為什麼那麼肯定呢?大台即使有良心,也不肯定這樣有事沒事,算不算煽惑群眾在六月九日參加遊行啊。
唉,香港變成這樣,真的非常陌生,希望不會習慣,不肯習慣,不習慣的話,寫出來,講出來,那還有得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