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折 磨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1/10 00:00


大家都在喊:「歐元那麼高,到巴黎甚麼也買不下手。」
「日円高企,現在去了東京,甚麼都覺得貴。」又有人那麼說。
東南亞的遊客也說:「香港雖然便宜了一點,但東西比起我們的都不便宜。」
這是一個相對的問題,我們住慣了香港,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其實,香港是全球物價最高的都市之一,我們自己不覺得罷了。
我一生好彩,住甚麼地方,甚麼地方的東西都貴。一到外國,錢花得輕鬆,像我在日本吃魚生,就一直笑。
名牌東西,日本較貴,這是一般的理論。但是近年稅減輕了,價錢已和香港所差無幾。他們的辦貨人眼光較高,進的貨花樣有品味,就算貴了些,還是值得去買的。
一向主張,可以花多少就花多少,這一筆是辛苦賺來,用個十巴仙不算過份,不用了反而沒有賺錢的動力。以這十巴仙當預算,別一一計較,花光了算數。每一次用錢心痛一次,幹甚麼?從大數目着想,換成外幣之後,把計算機丟掉就是。
你不是這種個性?那也不要緊,歐洲日本都不要去,到柬埔寨和緬甸吧!那邊一塊美金千千聲,你一抵步即刻成為百萬富翁,花個痛快!
當今錢用得最舒服的有泰國、馬來西亞和印尼,一切物有所值,街邊吃碟麵也不過兩三塊港幣,味道好得很。
你也不捨得?
躲在家裏數銀紙吧,各有所好,不勉強。
我不會自認清高,認為錢是罪惡的。身邊留幾個是要的,其他的花掉。
錢,是我的奴隸。
折磨。折磨。好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