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左派」上演黑色笑劇

蘋果日報 2006/09/04 00:00


黃偉國 新聞工作者

新加坡《海峽時報》駐華首席特派員程翔,被北京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判入獄五年,判決傷透真誠愛國者心。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先生說,程翔在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支持下被判入獄,會令不少親北京人士心寒,因為不少親北京人士一直與不同機構進行溝通,難免擔心會步程翔後塵,成為階下囚。
但是,親北京人士會怎樣做?會為程翔先生仗義執言嗎?會公開批評當權者專橫無理嗎?八九年六四前夕,《文匯報》社論開天窗,寫上筆力萬鈞的「痛心疾首」四字。但當年《文匯報》員工中,除了程翔先生、劉銳紹先生等少數人堅持批評當權者外,其他人後來做了些甚麼?只要還要吃這口飯,他們必定能找到藉口讓自己心安理得地吃飯。
不願提起歷史污點
儘管當時曾經痛哭流涕過,六四之後,包括《文匯報》員工在內的不少人,不也找到理由去合理化血腥鎮壓嗎?社論開天窗這段當年的英雄史,諷刺地,早已成為不少人不願提起的「個人歷史污點」了!
程翔案還遠不如六四震撼,因此,身兼人大代表的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在程翔被判刑後,立即便回應說,不擔心此事會影響民建聯與兩岸三地機構進行交流,並指民建聯與其他機構交流前,必定會事先了解對方的底蘊。葉某一派「我們跟你程翔不一樣,你是咎由自取」的口脗,沒有半點劉先生所說的「心寒」。
像葉國謙一類相信自己能上達天庭的親北京人士,絕不會有兔死狐悲的感覺,因為他們根本不信對方是「兔」自己是「狐」。地位不算顯赫的親北京人士,也許初期會有點不平,但沒多久又會心理平衡過來。
為程翔判刑合理化
可憐者會唉一聲說:「中國幾千年來都是這樣,我們還能做些甚麼?還好,現在大家有口飯吃。」遂低下頭去扒兩口自己辛辛苦苦掙來,但老以為是當權者賜給他吃的飯。可恥者更會去找理由為程翔判刑合理化,例如說:一、中國自有獨特國情,不應以西方人權標準量度中國;二、程翔案放在往日可能要判坐牢二十年,今天只判五年,反映了祖國的進步;三、為程翔示威開記者會的人都是背景複雜,可能有外國勢力滲入,我是不會捲入政治,不會受人利用搞亂香港的,云云。
親北京人士俗稱「左派」,但其實是最守舊的建制派,永遠相信「存在就是合理」,有權就是有理。這種「左派」,從六四到今天就只會上演一場又一場的黑色笑劇。難道出身愛國陣營的程翔陷獄,又會喚醒他們的良知嗎?
習慣了向權威俯伏
不少中國人也習慣了向權威俯伏,不僅是「左派」,數不清的人都是麻木、犬儒、功利、自私。當不義的事情出現,首先想的是這種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更不堪的,還會把不義合理化,好讓自己心安理得,與「不義」長存共生下去!據聞某親中人士曾對司徒華說過:「當被強姦,最佳應對方法是躺下來享受被姦。」
有人說中國人的容忍能力高,中國是一個超穩定社會。我想,這或許是事實,但究竟是光榮還是悲哀?
[email protected]
empty